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神鵰侠侣•逍遥篇[十三]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神鵰侠侣•逍遥篇[十三]
杨过到这书室的主要目的是要找出有益于帮助元铫修成大道的事物,这些简应该不是他要找的东西,于是他又四处查看,可是又不能翻动室内的简册和陈设,因为他知道室内的这些物事,看来完好如初,其实都已风化,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像那张几椅一样崩毁,不过那些土製的交欢陶瓷模型应该不会毁坏。这张书桌正对着石柱,他已知此室阳气特盛的原因,就在于这根主樑,这主樑上引日精,下接地气,整个书室磁力交错,实为集天地精英的阳磁穴,也难怪戴王妃等女不敢入内,这种强烈的阳磁之气,对女子阴寒之体确是大为不利,但却对元铫有利,也才能让他被困王屋山数百年,以未成大道之肉身,而能历时数百年不毁。  杨过又绕着石柱四週看了一圈,见到紧贴着石柱的地上有一块椭圆形浅浅的凹陷处,他心念一动,莫非这里是元铫打坐行功之处?于是他也盘坐到那凹陷处,并将背部靠着石柱开始行功。才一运功,许多景物有如走马灯似的在他眼前隐现,元铫的一生已全部了然于心,他叹了一口气,怅然良久,才缓缓起身。  原来元铫此人聪明绝顶,却居心不正,阴狠过人,他志不在人间称王称帝,而是妄想统御三界,颠倒阴阳,做那人上之上,仙中之仙,至于为他在此受苦的戴王妃等妃侍,竟都不在他的挂念之内。他与诸妃侍同修炼精术,并不是适才如戴王妃之言,在情浓精动之时,还精而炼,而是藉炼精之名偷取诸女之精气为己用,因为诸女在练功之时,精虽未洩,但气已先行,元铫即是乘此之际引诸女之气为己用,以致元铫本人功力大进,但诸女却还只是仅仅保有基本的苦修所得,否则集二十六人之力,也不致于与胡天师抟斗之际,毫无还手之功,终至个个力战身亡。  杨过想到此处,不禁对元铫深恶痛绝,又怎能助他得道成仙?但又回头一想,那守护神曾言,他们已除去了妖人,也就是元铫已改邪归正,这又是何解?他摇摇头,但已无意再在此找寻什幺有助于元铫得道的物事,他朝室内又看了一眼,伸指一弹,灭了插在墙缝中的木棍之火,闪身步出了书室,右袖一挥,石门叽叽几声,然后又听门内喀啦一声,门闩又已扣上。杨过挥挥右手,发现自己的右臂已能心至劲随,再无筋络阻碍的现象,知道自己刚才在阳磁穴行功之时,功力又精进了一层,那应是五气朝元之境,在道家来说,已是真人之体,如非适才灵台有碍,已羽化成仙,他又摇摇头,轻叹一声,想到如同一体的小龙女和众老婆,他怎捨得独善其身,弃她们而去?  杨过上了正厅,众女都不在,他意念一动, 手朝主樑上方招了招手,那张符箓轻悄悄的到了他的手中,他将符箓往怀中一揣,竟无需推门开户就进了内室。才进内室,就听小龙女轻道:「是过儿嘛?」  杨过应了一声,就盘膝坐在小龙女身侧,看戴王妃等妃侍都宝相庄严的在垂目行功,想是在练小龙女所传之法。  小龙女伸手握住杨过的右手,她的手有些发抖。她以微带颤抖的声音道:「过儿,我刚才忽然心潮来袭,你要捨我而去,这不知是何缘故?我心中很是害怕。」  杨过大是爱怜,他紧搂着小龙女,轻声道:「龙儿,我怎会捨得?你我本是一体,除非仙界也有夫妇之份,否则我是绝不成仙的。」  小龙女轻轻啜泣, 手轻抚杨过的脸庞,泪眼迷濛,无限爱怜的凝视着杨过的眼神,轻道:「过儿,是我拖累了你嘛?」  杨过在小龙女唇上轻吻了一下,道:「龙儿,怎会这样?我的一切都是由你所赐,哪有拖累不拖累之说?只羡鸳鸯不羡仙是咱们一家子的共识,那是永不会变的了。」  小龙女口中喃喃的叫着:「过儿,过儿……。」忽然身子发热,倒在杨过的身上,微微颤动。  杨过爱怜的轻抚着小龙女,又将她抱紧了一些。  两人相拥良久,小龙女含着泪水,缓缓坐正身子。戴王妃等妃侍已行功完毕,一起躬身向小龙女拜谢,戴王妃娇声道:「多谢夫人传法,妾已豁然开悟,此身再无牵挂。」  小龙女高兴的道:「恭喜了。」  戴王妃凤目直视杨过,忽又拜伏在地,口称:「公子已成大道,妾不胜欢欣雀喜。」  杨过微微一笑,道:「多谢王妃。」他从怀中取出符箓,托在掌心,道:「这就是胡天师施咒所用的符箓,现下我就将它毁了。」说着,他手中的那张符箓火光一闪,已消失无蹤,连灰烬也未留下。  戴王妃和众妃侍又都一起拜谢。  杨过道:「在下适才已进了元铫太子的书室,但并未发现有助太子成道之物。」  戴王妃叹了一口气,轻声道:「有劳公子,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杨过道:「虽未发现有助太子成道之物,但对太子平生却另有了解,或有助王妃们修行。」  「恭聆公子开示。」  杨过轻轻一叹,道:「元铫太子居心不正,其心却大,他志不在人间荣华富贵,却是放眼人天三界,希冀成为人上之人,仙中之仙,并欲统御三界,颠倒阴阳。他与各位王妃同修炼精之术,但却无与各位同登仙界之想,实是藉炼精之名,窃取各位王妃之精气以为己用,以致他自己虽然功力大进,但王妃等却仅是凭恃自己苦修所得,并无寸进,否则合王妃二十六人十年苦修之功,胡天师功力再高,又岂会不堪一击,个个力战身死。」  杨过说到这里,众妃侍已是哭声大起。  杨过和小龙女都为之恻然,这些女子一生所託的良人竟是一个从头就在欺骗她们之人,生前受那炼精术的折磨,已是非人所能忍受,死后还枉受了数百年暗无天日之苦,这真是情何以堪!  杨过等她们哭了一阵,发洩了心中之忿,又微微一叹,道:「炼精术虽是修仙法门之一,但除了炼精之外,必应辅以心法,才可得窥大道,适才龙儿所传之法,想是这类法门。」  戴王妃止住哭声,泣道:「公子所言正是。」  「元铫太子是知道这种心法的,但他显然并未传给各位王妃。」  众妃侍哽咽声又起。  杨过又轻叹了一声,道:「此事说来伤了众位王妃之心,但我如不说,终不能解开各位王妃心中之结,有碍修为。」  「妾深感公子大德,妾……。」戴王妃泣不成声的道。  「元铫太子在王屋山数百年,必是罣碍对不住众位王妃,以致耽误了大道,但此是他自己所肇之因,唯有自己消孽,才得获有正果,非他人所能左右。」  戴王妃等都垂首不语。  「王妃爱太子至深,如太子起始即与王妃言明,那炼精之术本就是如此,想王妃也愿牺牲自己,助太子得道。」  戴王妃和众妃侍都毫不犹豫的点着头,目不转睛的一齐看着杨过。  杨过恻然的道:「但太子其心不诚,王妃们与元铫太子起始即未契合,各位这一世的遭际遇合是虚枉了。」  戴王妃黯然叹道:「多谢公子开示,妾心已止。」  杨过正色的看着每位妃侍,朗声道:「既是如此,又待何时?」  戴王妃和众妃侍一齐起身,又一齐拜舞在地。戴王妃道:「公子和夫人福寿无疆,逍遥自在,妾就此拜别。」  待众妃侍 头起身时,一阵仙乐在室中传开,戴王妃和众妃侍在含笑中飘然隐逝。  杨过和小龙女讚叹了一阵,但觉两心相印,有说不出的欢喜,两人相偎相依,相视而笑。  良久,良久,杨过携着小龙女之手,推门出了密室,还未到正厅,就听到地下书室传来一阵阵的「大哥哥,大哥哥」和「公子,公子」之声,一听就知是阿紫和众女的呼叫声。杨过高喊一声:「我在这里。」  语声甫落,就看到众女从地下石阶口争先恐后的飞奔而上。  阿紫一看到杨过,就讚进他的怀里,放声大哭。众女也是红着眼睛围着杨过和小龙女,却又有说不出的欣喜。  杨过爱怜的抚着阿紫金髮,又以无限爱意的眼光看着众女。  袁明明眼中闪着喜悦的泪水,对小龙女道:「姐姐,妹子刚才真是吓死了。」  小龙女挽着袁明明,轻叹道:「姐姐知道。」  阿紫这时已慢慢止住了哭声,却仍把头埋在杨过怀中,扭着身子呜咽的道:「大哥哥,大哥哥,你不可以丢下我们,你不可以丢下我们。」  杨过轻轻拍着她,柔声道:「大哥哥当然不会,大哥哥爱你们都来不及,怎会捨得丢下你们!」  小龙女把阿紫轻轻抱了过来,也柔声的道:「阿紫乖,你大哥哥捨不得丢下咱们的。」  阿紫又在小龙女怀中哭道:「姐姐,姐姐,刚才好可怕噢。」  小龙女忙道:「姐姐知道,姐姐知道。」她边说边用衣袖在正厅上一拂,扫去了週近杂物,示意大家就地落坐。  赵英擦去眼角的泪水,对小龙女道:「姐姐,妹子们刚才在王府四週漫步观赏,虽然荒芜杂乱,但大伙还是玩的很开心,不知不觉就走远了,忽然想到公子曾吩咐咱们不要走远,于是咱们就回头走来,就在这时,妹子突然心潮悸动,竟是感应到公子要捨咱们而去,妹子这一惊非同小可,再一看明姐姐和各位妹子,只见她们也是个个脸色惨白,阿紫妹子更是吓得哭了出来,大伙心想事出有因,所以就飞奔到了王府,连那两扇门都被妹子踢坏了。」  杨过和小龙女侧头一看那两扇大门,果然已倒塌在地。  赵华哽咽的道:「咱们没看到公子,又知道龙姐姐在密室传功,不敢打扰,所以大伙就冲到地下书室去了,公子虽说那书室阳气特盛,咱们女子之体不宜进入,但咱们那管得那幺多,可是敲打半天石门,都无回音,又不知如何开门……。」她说到这里,竟哭了出来,她们那时心中之急乱和慌张可想而知,简直不像是功力深厚的修道之士。  小龙女也搂着赵华轻轻安慰,道:「姐姐当时也和各位妹子一样,害怕的不得了,但过儿毕竟还是捨不得咱们。」  众女都泪眼汪汪,却又深情无限的看着杨过,阿紫也从小龙女怀中 起了头看着杨过,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两串泪珠,像是受尽了无限委屈。  袁明明忽然破涕为笑,大家都讶异的看着她,只见她欣喜异常的道:「龙姐姐,各位妹子,咱们这辈子再也不用耽心失去公子了。」  众女稍一思忖,也都明白了袁明明的意思。她的意思是说,杨过既然这次未捨她们而去,以后也就更加不会了。阿紫又爬到杨过身上,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猛亲,边道:「大哥哥好好噢,大哥哥好好噢……。」  小龙女也难掩心头喜悦,欢声道:「明妹所言甚是,姐姐很是欢喜,只是咱们拖累了过儿得道,也是过意不去。」  杨过笑道:「我曾说捨不得众位好老婆,此心始终如一,成仙得道是求得的,又不是被迫的,只要无心成仙,仙界也不会要你,那王屋山守护神曾言,仙、人只在一线之隔,此言非虚,所以也谈不上拖累之说。」  小龙女听了很是满意,眉目之间儘是笑意,道:「过儿,你就说说那时的情形吧,咱们众姐妹怎会同时受到这样的感应,这也真是不可思议。」  众女也是大感兴趣,其实她们到现在还没弄清楚那时大家怎会突然都有杨过要捨她们而去的强烈感应。  杨过微微一笑,抚着怀中阿紫一头金髮,道:「我进了元铫太子的书室之后,就感受到此室果然阳气特盛,并有强烈的磁力感应,而他的书桌旁磁力尤强,竟能牵动我的内力,我也是一时好奇,就在磁力最强之处打坐行功,谁知那磁力不经导引即与我行功法门契合。大家知道我已在龙儿之前就已修得三花聚顶之功,但悠忽之间,竟到了五气朝元,这五气朝元是道家所说的真人之体,接着就是羽化,那时的感觉是无上的欢喜,就在这剎那之间,灵台中浮起了龙儿和众位好老婆,羽化就停止了,所幸此身仍在人间。」  众女又惊又讶,不想世间竟真有羽化飞昇之事,大家又都感念杨过爱意之深,竟在飞昇之际,犹挂唸着大家,以致失去了成仙的机会。阿紫哭道:「大哥哥你说好咱们只当半仙的。」  杨过笑道:「是啊,大哥哥就只当半仙,这神仙是不当的。」  众女都泪眼涟涟的看着杨过,那是无限的依恋和爱意。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秋菊突然冒出一句话道:「公子,你要是成仙而去,妹子衷心欢喜,也一定追随于你。」  这句话的意思非常明显,她虽然不能成仙,但却是以死相随。众女虽然都没说话,但每个人眼中显现的神色却是一样的。  杨过感动的道:「你们的老公也只能是个半仙了,有朝一日仙界也能有夫妇了,到时咱们再考虑一起成仙吧。」  袁明明笑吟吟的道:「公子,咱们现在就是了,那就是神仙眷属。」  众女都大声的叫道:「对!神仙眷属乐逍遥!」  杨过和小龙女等人个个满心欢喜的又在沁阳附近游山玩水,但并没有再去河东帮和河洛帮,直到初五一早才兴高采烈的準备回家。  他们在坡头取回了藏在那里的蟠龙杖,到得孟津时已是中午时分,众人也不进店就食,出了孟津之后,就在路旁一片树林边的隐蔽处歇息,吃着随身携带的乾粮和饮水。这时阳光普照,柔而不烈,众人都各自找了一块大石,拂净后就坐,嘻嘻哈哈的好是高兴。  春兰向四週一看,笑道:「现在这个样子倒有点像是那日遇见阿紫的情形。」  大家互看一眼,都笑个不停。阿紫感触良多,又喜又有伤感,她想到那日要不是自己捨不下心中对他们的依恋之情,又那有今日?她红着眼眶,抱着小龙女道:「姐姐,那日要不是你留我下来,妹子今日也不知身在何处,这辈子恐怕也……」  小龙女也是欣悦的亲了她一下,道:「好妹子,这就是缘份了,只要有这个缘份,就算那日你不留下来,说不定还是有一天会相聚的。」  阿紫有些呜咽,又到杨过身边撒着娇。众人的心情都很欢畅。  大家说说笑笑,吃完东西后,正準备收拾收拾上路回洛阳,忽然林左的一条小道上传来一阵叮铃叮铃的轻响,众人转头看去,见是一头灰色骡子缓缓而来,骡子的脖子下挂了一串铃铛,声音正是由那串铃铛传出,骡背上坐着一名绝色少女,青衣短靴,戴了一顶遮耳皮帽,罩了一件皮裘,腰间插着一把短剑,肩上背着一付简单的革囊,骡腹下另有一个较大的行囊,看样子是一付出远门的装束。  杨过和小龙女对这种景象印象深刻,因为当年李莫愁就是这付行头,尤其是杨过曾有一段时间是闻铃声而遁。两人都对望了一眼,对这名骡背上的少女都很好奇。  但见这名少女虽然容貌绝美,却是秀眉微锁,两眼直视,像是心有所繫,对週近事物竟是漠不关心,连坐在路边不远的杨过一伙人,她也是一样视如未见,任由骡子漫步直行。  众人都觉得很讶异,这样一名绝美的少女,竟是如此的浑浑噩噩,大家都不由得为她耽心。  忽然杨过脸色大变,侧头叫道:「龙儿……。」  小龙女看到杨过的脸色,吃了一惊,又再细看那名少女,不由得掩口叫道:「是襄儿……!」  杨过脸色苍白的看了众女一眼,轻叹道:「龙儿,襄儿竟是这付模样,真让人心痛。」  小龙女带着颤抖的哭音道:「我来叫她。」  杨过微微摇头,道:「不要了。」说着,颓然坐下,双眼呆呆的看着郭襄的背影,双眉深锁,喟然不语。  这时众女都发现有异,齐都围到泫然欲泣的小龙女身边。阿紫又看了那名逐渐走远的少女一眼,忽有所悟的道:「啊!她是郭二姑娘。姐姐,她是郭二姑娘!」  小龙女的双眼一直没有离开过郭襄,听阿紫这样一叫,不由得流下泪来,她搂着阿紫道:「她就是郭襄郭二姑娘。」  阿紫跺着脚道:「姐姐,快叫她啊!快叫她啊!她好可怜噢!」  袁明明等众女都睁大着眼睛看着杨过和小龙女,却都不敢啃气。这些日子以来,她们多少已知道一些郭襄的事,对这个小姑娘都有说不出的同情,但她们都插不上嘴,也不敢随便讲话,小龙女泪眼看着杨过。杨过叹了一口气,也看着小龙女,满脸都是无奈。  小龙女轻轻的柔声道:「过儿……。」  杨过微一摆手,小龙女立刻止口不语,她知道杨过已是心烦气短,要是说不对头,徒然伤了他的心,于是只是温柔的挨在他身边,一起注视着渐渐远去的郭襄。阿紫在旁却是泪流满面。  杨过发现郭襄竟然不是往洛阳方向,而是在前段分岔道上走嚮往嵩山的路上。他心念一动,对小龙女道:「龙儿,你和各位妹子先回家去。襄儿这个样子,我真是心痛,总要设法点化于她,唉……。」  小龙女轻轻的点点头,凄然的道:「你要好好处理,这孩子怎会这样……?我真是……。」她欲言又止的叹了一口气,又替阿紫擦去了满脸的泪水,再也无心游玩,她拾起蟠龙木,连杨过的那根也一起拿了,招呼众女施了隐身法直奔洛阳。  杨过待众女走后,又呆坐了半晌,忽然他自己苦笑了一声,心想,自己这样情孽纠缠,那像一个已经得道可以成仙之人?四下一看,心中有了计较。他在林中找到一丛矮竹,取了一根枯竹的竹节,做了一个像是赵英姐妹用来传信的竹筒揣在怀里,又在地上用手指沾了一些灰土,匀匀的涂抹在额上和眼角、上颔,增加一些皱纹和鱼尾,又把头髮稍稍弄鬆,虽然现在就算自己当面站在郭襄面前,她也不一定认得出,不过为了慎重起见,他还是做了一番修饰。  林外道路上虽是无人,杨过还是施了隐身术,一会儿就赶上了郭襄,见郭襄还是浑浑噩噩的任由毛骡顺路而行,他在郭襄身前身后转了几圈,看这小姑娘半年多不见,愈发出落得成熟娇美,但却是毫无朝气,哪像一个如日中天的青春少女,他难过得几乎落泪。往前一看,这条路正是往嵩山的主要道路,他不知道郭襄是不是要去嵩山,但往前看去,这条路并无岔路,于是他飞身前行了五、六里,赶在郭襄的前头。  杨过进了一家道路边的食铺,叫了一些饮食,又向店家借了一付笔墨,扯下自己长衫襟摆边的一块衣襟,铺在桌上,磨了墨砚,稍一思索,写下了一篇功法。杨过知道郭靖和黄蓉都学过九阴真经上的一部分武功,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否有传给郭襄,但以郭襄的年纪看来,应该是还没有,不过郭靖和黄蓉所学的九阴真经和他在古墓所学的有些不同,所以杨过就以九阴真经为蓝本,再佐以自己的心得,写下了一篇新的功法,虽仅寥寥不足千字,但却是他的武学大成,他希望郭襄能勤加修练,将来在武功上能出人头地,也算尽了他保护这个小妹子的心意。  待杨过写完功法,稍一运功,将墨迹烘乾后,又把布巾捲成一束,放入先前做好的竹筒内,郭襄那头毛骡的铃铛声也已传到。他站到店门口,叫道:「郭姑娘,郭二姑娘。」  一直叫到第三声,郭襄才回神过来,转头看到店门口的杨过,微微一愣,道:「这位伯伯,是你叫我嘛?」  声音还是那样清脆甜美,杨过眼眶有些湿润,镇摄住自己的心神,微笑道:「正是,多日不见,有请郭二姑娘进店稍事休息。」  郭襄天性爽朗,见有人邀她,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但人家既然叫得出她的名字,必然以前也是见过的,于是跨下骡背,摘下皮帽,整了一整秀髮,朝店内走来,店家也赶忙将骡子牵到檐下栓好餵食。郭襄看着杨过道:「这位伯伯,咱们以前见过嘛?」  杨过 手肃客,含笑道:「二姑娘前年芳辰,不才在襄阳见过的。」他说的是郭襄十六岁的生日,郭襄十七岁的生日刚过没多久,那却是在寂寞中渡过。  郭襄啊了一声,歉然道:「真是对不住了,那天来的朋友太多,我可记不清楚了,还要请教伯伯大名,真是失礼。」  「那里,那里,二姑娘交游满天下,当然记不得这幺多。不才姓木名高,以前也在江湖走动,现在可不敢随便在外行走了。」  杨过边说边请郭襄坐到自己的那张桌子,又叫店家增添了碗筷和饮食,又笑道:「看二姑娘的样子,像是在赶路,可能还未进食。」  郭襄秀眉一展,睁着大大的眼睛,看了一下店外的天色,又啊了一声,道:「啊呀,伯伯你不提,我真的忘了已过了午时,都忘了吃饭呢。」  杨过心疼无比,忙道:「二姑娘,你快吃些东西,别饿坏了,咱们边吃边聊。能在这里遇见二姑娘,真是太高兴了,但不知二姑娘要去那里?」  「谢谢伯伯,我也没有一定要去那里,只是随便到处走走。」郭襄说着,轻轻叹了一口气,先喝了一口茶,伸出筷子,吃了一口小菜,却若有所思的又轻叹了一声。  杨过心头髮酸,但不敢显形于色,只慇勤的劝郭襄进食。  郭襄以前很健谈,但现在这个样子却似魂不守舍,心不在焉,东扯西拉,没有一个话题,杨过暗叹不已。  待郭襄吃了一些东西,杨过用右手拿着那个竹筒,对郭襄道:「二姑娘,有位武林朋友,託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难得今日在这里遇上你,正好了了我一椿心愿。他说这里面是一篇武学功法,他要你好好修练,将来说不定可以在武林中自成一派。」说着递过那个竹筒。  郭襄讶异的啊了一声,伸手接了过来,拔开竹筒的塞子,取出那幅写满了字的布巾,她匆匆的看了几眼,却都看不懂,不由得有些失望。杨过忙道:「要不要我做些解释?那很容易懂的。」  郭襄毫无心情,微微摇头,一边捲起那幅布巾塞入竹筒,又将竹筒放入她肩上的革囊,一边笑道:「谢谢伯伯,不用了,我有的是时间,将来再慢慢参详好了,但不知是那位前辈送我这篇功诀,也不知要怎样谢他?」  杨过道:「那位朋友也没说他的名号,只说很是喜欢郭大侠和黄帮主的二姑娘,他知道二姑娘会经过这里,就託我转交给你。」  杨过的话实是矛盾百出,但郭襄却全未听出语病,只轻轻说了一句:「真不好意思,真是多谢那位前辈了,对我这样关心。」  杨过又暗暗叹息,道:「二姑娘风尘僕僕,却为何不陪在爸妈身边?郭大侠和黄帮主知道你在这里嘛?」  郭襄 头看了杨过一眼,轻轻摇着头,道:「谢谢伯伯关心,我……过几天可能就会回襄阳去了,我好想念爹爹妈妈,可是我也好想……。」说着,忽然流下泪来,双眼直愣愣的看着杨过,但却又似神驰远方。  杨过不由得要掉下泪来,他忙转头抑制住自己的情绪。过了一会儿,杨过又小心的道:「前些日子,不才听到有朋友说起,说杨大侠和他的夫人买舟出海去了。」  这句话郭襄倒是听的很清楚,她突然站了起来,急急的问道:「伯伯,你说什幺?」  杨过暗叹一声,道:「我只是听说,也不敢确定。江湖上有很多人都在打听杨大侠的消息,但都找不到,有人说他和夫人已经隐居,也有人说他们出海去了。总之,他们大概心愿已了,不愿再在江湖走动了。」  郭襄扑簌簌的又流下一串泪珠,坐回椅上,啜泣道:「大哥哥和龙姐姐不要我这个妹子了。」  杨过柔声的道:「那怎幺会呢?他们自是对你关爱备至,只是他们自有生活天地,……二姑娘得天独厚,美貌聪慧,前程一片光明,何须如此依恋?」  郭襄愣愣的看着杨过,口中喃喃的道:「我只想和他们在一起……,我好想……大哥哥……。」  杨过心情一阵激动,差一点就忍不住要承认自己就是她的大哥哥,但这一来岂不是害了她一辈子?他硬起心肠,将冲到喉头的话吞了回去,只怜爱的看着郭襄。  郭襄虽然双眼直直的看着杨过,但实际上对相距不到三尺的杨过影子根本没有映入她的眼帘。她流了一会泪,慢慢的回转神来,垂着头道:「对不住伯伯了,我太失态了。」  杨过又柔声道:「二姑娘,你要多保重,杨大侠和杨夫人一定希望二姑娘快快乐乐,……。」  郭襄低着头又喃喃的道:「是啊,大哥哥和龙姐姐一定希望我快快乐乐,我一定不能让大哥哥失望。」  杨过高兴的道:「这就对了!二姑娘,普天之下谁都知道你是杨大侠最锺爱的小妹子……,你还是回到爸妈身边……。」  郭襄轻轻的自言自语道:「小妹子,小妹子……。」她一边说,一边又吃了几口东西,那显然是食不知味。  杨过心头犹似滴血,这个小郭襄他实是爱她极深,她刚出世,就由他和小龙女抚育餵食,几经争夺,历经种种危难,终于将她交还到郭伯母手中。十六年后,风陵渡相遇,襄阳为她庆生,她又随着自己堕入绝情谷,自己和龙儿又在千军万马中将她救下烽火台,还差一点命丧金轮法王之手,她的一颦一笑,欢乐哀愁,无一不深印在他的心中,这种挚爱怎能轻易磨灭?但这种爱是介于兄妹又似父女之爱,却绝无儿女之情,但郭襄却似乎不是这样,杨过所怕的也是在此,如果她对自己只是基于兄妹或父女之情的依恋,他早已将她留在身边疼她,那捨得这样对面相逢却又要装作陌路之人。他静静的看着郭襄,希望她多吃一点东西,却又不敢催她。  过了好一会儿,郭襄精神转好,忽然似乎现在才看到杨过,她嫣然笑道:「木伯伯,谢谢你跟我讲这幺多话,也谢谢你转给我那篇功诀,你以后要是遇见那位前辈,一定要帮我谢谢他噢。」  杨过点着头道:「我会的。二姑娘要好好修练那篇功诀,不要辜负了那位朋友的心意,也希望二姑娘早日回家,不要让爸妈耽心。」  郭襄心情转好,娇声道:「谢谢你了,要是伯伯到襄阳来,记得要来看我。」  杨过恨不得抱着她,在她苍白却又娇艳的脸颊上亲一下,但还是忍住了。他站起身子,笑道:「我这就赶路去了。要我去襄阳看你,你自己可要在襄阳才好。」  郭襄格格笑了几声,像是很高兴,但没有承诺她几时要回襄阳。杨过塞了一张银票给店家,又向店家交待为郭襄準备一些可以随身携带的乾粮等物,然后才向郭襄挥挥手,大袖一拂,大步走出了店门,往来路而去。  郭襄目送他离去,忽然觉得这个背影好熟,她张口叫了一声:「大……!」但又立刻伸手摀住了口,心想大哥哥缺了一条右臂,这人却是双臂齐全,刚才他又是用右手递给自己那枚竹筒,那当然不是大哥哥了。她张口结舌的愣在那里,眼中却又不自觉的流下泪来,待得想起要再细看,但等她冲出门口时,却那里还有杨过的影子。  杨过给她的那篇功诀,她终是没看。一直过了十年,郭襄的年龄已长,心境也慢慢平静,她的随身行囊因为过于陈旧,有一晚在旅邸之中,她在换新的革囊时才发现那枚塞在最底下的竹筒,她想起了在嵩山道上遇见一位木伯伯的事,这才又打开竹筒细细看那篇功诀。  这时她的功力日深,见识日广,杨过写的功诀又是极尽浅显,郭襄从头看罢,悚然而惊,这竟是一篇旷古绝今的武功心法,但这又是那一位武林前辈传给她的呢?以她的身世,父为当今武功绝顶的大侠,母亲是女中豪杰,在女子之中的武功也可说无出其右,外公又是桃花岛主,更不要说像老顽童、一灯大师这些世外高人,他们都是视她如己出,只要她肯学,任那一个人都会竭尽所能的倾囊相授,而这位前辈明知她有这样显赫的武林世家背景,竟还会传给她这样一篇功诀,这又是谁呢?他的武功岂不又在这些人之上?这究竟是谁?  她忽然想起了杨过,莫非是大哥哥?已渐渐平静的心情又起了涟漪,不由得全身一阵燥热,红霞满颊。  她把布巾从头到尾逐字细看,但她以前没见过杨过的笔迹,只觉得每个字写得极是用心,但又看出是在匆忙中所写,而这幅布巾也觉面熟,她仔细回想,才发现这布巾与那位木伯伯的衣服相同,而依稀记得那家小店的柜檯上还摆着一付笔砚,当时展读时墨迹犹新,莫不是那位木伯伯在那家小店临时所写?那幺这位木伯伯是谁呢?她又想起木伯伯离去时的背影,那活脱脱就是大哥哥的背影,但那人却又是双手无缺。她又努力回忆木伯伯讲话的神情和语气、声音,脑海中也浮起了他那无限关爱的眼神,她突然惊的跳了起来,他……他……就是大哥哥!  对!一定是大哥哥!当今天下除了爹娘之外,宠爱关怀自己的人虽多,但绝不像那人这样的深切,也唯有大哥哥才有这样的武功心法,而这心法似九阴真经,却比九阴真经更为高深,他是撷众家之长融为一家,又殷殷叮嘱自己好好修练,将来可以在武林中自成一派,却不料自己全不当一回事,竟在时隔十年之后,才在无意中翻了出来,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意。  郭襄哭了出来,她已确定那位木伯伯就是杨过,但唯一不解的是大哥哥怎会有了右臂。是义肢吗?很有可能,可是义肢会那幺逼真吗?  她又从头回想那日的经过,那人显然是早在那里等她的,他的双手细腻修长,与他脸上的肤色并不相衬,啊!那是抹了灰土,看来老气了很多,自己才会叫他木伯伯。「木」,那不是杨字的偏傍吗?木高?啊呀!大哥哥以前就曾跟人家说他姓杨名高啊!  到此,郭襄再无怀疑,嵩山道上遇见的那人确是杨过。她心摇神驰,魂魄蕩漾,嵩山道上小店的情景一幕幕的重现在眼前。记得自己曾说大哥哥和龙姐姐不要她这个妹子了,那人说:「那怎幺会呢?他们自是对你关爱备至,只是他们自有生活天地……。」又说:「他们大概心愿已了,不愿再在江湖走动了。」这完全是大哥哥的口气。  郭襄泪眼迷濛,一丝丝,一滴滴,那日杨过说的一字一句,她全都想了起来。那人说,杨大侠和杨夫人可能买舟出海,但又说不能确定。那幺大哥哥和龙姐姐一定有远离中原的出海打算,这也与他曾说过的国事难为乘槎于海的话相符,这十年来再无杨过和小龙女的音讯,莫非他们真的渡洋出海去了?  郭襄在江湖上已飘泊十年,心智已经成熟,她思前想后,知道自己与杨过的缘份仅止于此,否则自己日思暮想,魂梦之间仍翩然相随的大哥哥怎会当面不识?他这样殷殷叮嘱,自己怎会在十年之间都未曾受到感应?如果在嵩山道上当面认出大哥哥,他又怎会离自己而去?  这夜,郭襄终宵未眠,虽知情缘难了,但对杨过的思念终是无法泯灭。她将那块从杨过衣襟上撕下写成武功心法的布巾,紧紧的贴在自己腮边,那股刻骨铭心的气息似乎又丝丝缕缕的侵入了她的芳扉,口中喃喃的叫着:「大哥哥,大哥哥……。」  初六一大早,小龙女率领着众女和婢僕在大厅布置喜堂,众婢僕也是人人精神振奋,为他们最敬爱的主人準备喜事,全家人都沈浸在一片喜乐之中。  阿紫却跟往常一样,到处穿梭,嘻哈不停,她是说不出的欢悦,巴望了那幺久,今日终于要如愿以偿,也难怪她雀跃兴奋。赵华取笑她道:「这那像个新娘子?简直是个小丫头。」阿紫不依的道:「哼!华姐姐成亲的时候还不是一样,还笑我,哼!哼!」她哼声不绝,可见她实是兴奋已极,老毛病都出来了。  刚过辰时不久,严举人和秦艳芬就已到了杨家,大家见面,都很高兴,因为还在新春期间,所以又都互道恭喜。  秦艳芬先在大厅帮忙指点婢僕装点喜堂,毕竟她的经验丰富,在她的指点之下,喜堂的气象果然大为不同。小龙女又佩服又高兴,笑道:「秦师姐真是能干,这喜堂这样一布置,真是好看极了。」  阿紫也是拉着秦艳芬的袖子,不住的道谢。  阿紫从一大早开始,眉梢眼角都是喜色,全身更是散发出青春无限的媚力,每个人都受到她的感染,也都是喜上眉梢。  喜堂布置就绪后,也就没什幺大事可做了,婚礼订在申时,时间还多得很,离午饭时间也还早,秦艳芬却似迫不及待的拉着两个师妹往她们的房间内讚,众人都觉奇怪,小龙女却微微一笑,似已猜出是怎幺回事。  一进房门,秦艳芬就急急的关上门,脸红红的看着两个师妹,欲语又止。赵英似笑非笑的道:「师姐,你怎幺了?」  赵华拉过椅子,要秦艳芬坐,嘻嘻笑道:「师姐,那几位帮主夫人和小姑娘都已到过你家了?」  秦师姐坐不住,才刚坐下,又站了起来,像是鼓足了勇气,又羞又急的道:「两位好师妹,你们不要逗我了,我看到两位王夫人,真是羡慕死了,你们有这手功夫却都不用在我这个师姐身上……。」  赵英笑道:「师姐,那是暂时的,你也知道,要是不练房中术,三、五年之后,又……。」  「我知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可是要是我现在就能恢复身段,那不是更好吗?」秦艳芬委屈的转着身子,又抚着自己的脸颊,对赵英、赵华道:「你们看师姐我现在这个样子,脸又圆,腰又粗,屁股又大……,奶奶可却愈来愈小……,要等我靠练功夫把它们练回来,那要等到什幺时候啊?好师妹,你们就行行好,先把我变回来吧,我练起功来,才会更有信心。」  其实秦艳芬的身材并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不堪,较一般中年妇人,那可是娇美的太多了,只因她看到锺郁和司徒真经过赵英、赵华施术后的身段和丽容,可真是羡慕死了,所以不顾一切,一定要赖着两人帮她施术。  赵英吃吃而笑,道:「师姐,你那幺急干嘛?」  秦艳芬又羞,又有些落寞和感慨,道:「今日阿紫妹子完婚后,我知道你们很快就要离开洛阳,下次再碰到你们,又不知要等到什幺时候……。」  赵英啊了一声,心想,这倒是真的,于是说道:「师姐,你要妹子帮你施术,那是一定没问题的,而且啊,我和华妹现在更有心得,保证可以把你彫塑成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只不过,这样一来,万一姐夫看了心动,这半年的坐关时间他熬不过的话,岂不是害了他,也害了你自己?」  秦艳芬蓦然吃了一惊,这是个大问题,自己老公的德行,她是清楚的很,万一真的熬不住,非要……,岂不真如赵英所言,害了他,也害了自己?秦艳芬想到这里,不由得犹豫起来,皱起双眉,一时沈吟不语。  赵华看她这个样子,心有不忍,又知道自己一家子很快就要离开洛阳,以后何时相见,实在是说不上来,这个师姐对她们极好,如能给她留个纪念,那也是应该。她心头一动,有了计较,于是道:「师姐,你不用烦恼,小妹有个法子,可以让师姐夫在守关还没期满以前不敢动你的脑筋。」  秦艳芬喜出望外,忙拉着赵华道:「好师妹,你快说,师姐都听你的……。」  赵华格格笑道:「师姐,你这个样子,真像是个小姑娘……。」说着,她对赵英道:「姐姐,秦师姐对咱们姐妹极好,也对咱们这一家子照顾的这样週全,就像师姐说的,咱们很快就要离开洛阳了,以后相见也不知是何年何月,今日如能为师姐留下个美丽的纪念,那也是很有意义的事。」  赵英点头道:「华妹说的正是。」  赵华又道:「今儿个咱姐妹好好的为师姐施术,一定要让师姐既赛过西施,又压倒貂蝉,让师姐夫这辈子守着师姐,再也不会花心。」  这几句话只把秦艳芬说的眉花眼笑,高兴得格格格笑个不停。  赵英也是不住的点头。赵华又笑着道:「师姐夫既然是在坐关,照公子所定的时间推算,应该还有五个月,咱们在为师姐施术时,就也来一个闭关,让师姐夫在这五个月内不能动师姐,你们看这样好不好?」  赵英和秦艳芬都有些不解,都诧异的看着赵华。  赵华觉得又好笑又好玩,道:「咱们把师姐那个地方的门口缝起来,让姐夫不能越雷池一步。」  秦艳芬觉得匪夷所思,她红着脸道:「华师妹……。」  赵英眼睛一亮,也欢然道:「这倒是可行……。」  赵华笑道:「师姐放心,咱们又不是真的要把你那个地方缝起来,只是用羊线缝个两针,也不妨碍洗浴和排放癸水,就跟师姐夫说,这不是防他,而是师姐施术的需要,诳他说这羊线里藏有药物,待得三、五个月后,羊线自化,师姐的牝户就会有如处子,师姐夫为了保有师姐的花容月貌,他是一定不敢侵犯的,这段时间也正好死了他的心。」  秦艳芬又羞又喜,赵英也觉得这个方法很好,于是就动手準备必要的用品,并要秦艳芬进入浴间沐浴,赵华则出了房间,到大厅跟小龙女小声的说了,小龙女大为赞同,连说:「应该的,应该的,你和英妹就辛苦一下吧。」  大厅上陪严举人聊天的人全都听到了,严举人功力较差,他可是一个字都没听到,他有些诧异的看着赵华,又看看小龙女,又见众女都似笑非笑的以促狭的眼光看着自己,不由得很是尴尬,怀疑自己不知做错了什幺事。  这种情形对待客人本是很失礼的,但一来大家都熟了,二来,严举人视他们一家子为天人,也知道绝不会有对他不利的事,所以也只是傻呵呵的看着大家。  阿紫蹦的一下跳了起来,她咭咭笑着,直往赵英、赵华的房中跑。却不料才一会,就嘟着一张小嘴又回到了大厅,挨着小龙女,扭着身子撒娇道:「姐姐,英姐姐好坏,都不让我看。」原来她是被赵英赶了出来。众女都笑出声。  小龙女搂着她,哄着道:「你今天是新娘子呢,你英姐姐和华姐姐有事要做,你就不要去打扰,以后要她们教你这套功夫就好了。」  阿紫这才眉开眼笑,欢声道:「那太好了……!」她又对赵华道:「华姐姐,你一定要教我噢!」  赵华笑道:「教你当然没有问题,你要给谁施术啊?」  阿紫愣了一下,吶吶的道:「对噢,我给谁……?」忽然想起她娘,她又跳起来道:「我娘……。」  赵华走到阿紫身边,抱着她,又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道:「好妹子,你有这个孝心,姐姐我是很欢喜的,不过这是不行的,伯母没练过内功,这个法子对她是没用的。」  阿紫失望的看着赵华,道:「华姐姐没骗我?」  赵华柔声的道:「姐姐怎会骗你?如果可以,姐姐早就催着公子赶到临安去了,还会这样小气嘛?」  阿紫有些难过的低下头,黯然不语,小龙女轻轻的抚着她的双手,低声安慰。赵华在阿紫额上亲了一下,就向杨过和众女打了一个招呼回房去了。  秦艳芬的功夫底子很是深厚,也难怪她的师父李玉梅对她很看重,只是这些年来跟着严德生忙于家事和外务,许多功夫都搁下了,以致身子有些变形,但她和赵英、赵华艺出同门,所学的基本功夫都是一样的,所以在施术时非常契合。赵英、赵华又感念她对她们至好,以后相见又不知是何时,所以格外用心,不但细细修饰了她的全身,连秀髮、牙齿、眉毛、睫毛、耻毛、手指甲和脚趾甲等都一併整饰,可说是让秦艳芬里里外外,彻头彻尾变了一个人,那真是容赛西施,貌过貂蝉。二女又细心补饰她的牝户内外因生产和长期燕好遗留的伤痕,以及稍显泛黑的大小阴唇,甚至连那隔壁的菊轮也给添上粉红娇艳的色彩,又在她的牝户用羊线缝了两针,这两针是有学问的,不是缝在门口,而是缝在里面,主要是让羊线在牝户内保持湿润,要是缝在外面,一来洗浴不便,不美那更不用说了,如果羊线不能保持湿润,就会乾裂,到时就不会自行溶化,而且还会留疤,所以二女极是用心,光是这道手术就花了不少时间。  赵华在秦艳芬的牝户内细细敷上止痛防炎药粉后,又取出一块白纱布,剪成几片小块,对秦艳芬道:「师姐,你回家后就把这个纱布贴在门户口,找个机会故意让姐夫看到,他一定会问这是什幺,你就说这是妹子为你施术时留下的伤口,要好几个月才会好,这样他就更相信了。」  秦艳芬眉飞色舞,艳射四方,心情之愉悦,可说是平生之最,只觉全身轻快无比,她抱着二女又亲又跳,感激的不得了。  这时的秦艳芬真是体态轻盈,肤润肌匀,胸隆臀翘,轻轻迈个两步,可真是摇曳生姿,颠倒众生,望之如芳华二十的青春少女。她们百花宫本就是锻鍊美女的地方,这媚术更是最为拿手。只见秦艳芬光着身子,对着镜子搔首弄姿,挤眉弄眼,柳腰款摆,还自个儿吃吃发笑,好比是捡到了一个无价之宝。  赵英和赵华欣赏着秦艳芬的胴体,对自己的杰作也很感满意,一方面也替秦艳芬感到高兴。  赵华看秦艳芬喜不自胜的样子,不由得笑道:「师姐,你这个模样现在可不能在姐夫面前卖弄,万一他来一个霸王硬上弓,可就前功尽弃了。」  秦艳芬笑得像是桃花初放,得意的道:「那是自然,这个死不要脸的,要让他好好尝尝苦守寒窑的滋味,这才会珍惜我,哼!哼!」她竟学着阿紫也哼了出来。  三女说说笑笑,秦艳芬还捨不得穿衣服呢。她对自己的身子真是满意极了,左看右看,前看后看,愈看愈是满意,一回儿跑到镜子前,一回儿又跳到二女前,简直是坐立不安,欢悦之情难以自抑。  秦艳芬的身子瘦了一圈,胸部却挺高了不少,原来的内外衣物都不合身了,赵英拿了一套自己的新衣给她,秦艳芬喜孜孜的连声称谢,待她穿好衣服鞋袜,整理自己的衣物时,忽然啊了一声,连连敲着自己的脑袋瓜子,骂道:「该死,该死,这样重要的事都忘了。」边骂边从自己的长衫中取出一个竹筒,递给赵英道:「这是临安刘师姐的传书,是昨天傍晚时收到的,我本要连夜送来,可是王帮主夫人她们都在我家,又想今早就要来这里,所以就随身带来了,不想只顾要两位师妹帮我施术,竟差一点忘了这个重要的事。」  赵英一看竹筒和火漆,就知道确是临安刘师姐的传信,那幺这里面一定是阿紫爹爹的消息了,记得一个多月前,小龙女和阿紫各写了一封信给周王爷,告知阿紫要成亲的事,看来这一定是周王爷的回信了,但她心中又有些惴惴然,因为周王爷在奸人环伺之下,随时都有不测之祸,这封信的内容究竟如何,还在未知之数。她的脸色有些凝重,考虑了一下,示意赵华去请小龙女进来一同商议。  赵华一出房间,就听到大厅内笑声洋溢。原来严德生很是健谈,也很风趣,这本来也是生意人的天性,他在洛阳这个三山五岳、各路英雄好汉龙蛇混杂之处打滚二十年,见多识广自是不在话下,以前因和杨过一家人不熟,而且他们这家子除了杨过,又都是女子,心中对他们又敬畏有加,所以也没他展露才华的机会,今天杨过和阿紫大婚,大家心里都充满欢悦,所以这一聊起来,可热闹有趣得很,他把商场上听到见到的奇闻异事,都加油添酱的大加卖弄,把小龙女和袁明明等女子,个个笑得人仰马翻,尤其是小龙女,她的人生阅历本来如同一张白纸,虽然这大半年来和众女相处,也听过她们的一些经历和江湖见闻,自己也历练了不少,但和严德生的所见所闻比起来,那可是小巫见大巫,所以听的津津有味,兴致盎然,笑声不停,连杨过也是笑的很开心。  赵华一进大厅,众人都看着她,她笑嘻嘻的看着口沫横飞的严举人,笑道:「姐夫这样高兴,等下可更高兴呢!」  严德生愣然道:「华妹是说……?」  赵华媚然一笑,道:「等下就知道了嘛!」说着,弯身轻声的在小龙女耳边道:「姐姐,请到妹子房里来商量一件事。」  小龙女诧异的噢了一声,立刻起身。阿紫这次可赖定了,一定要跟着小龙女,赵华迟疑了一下,也没阻止。  才看她们走出大厅,阿紫就用跳的先冲向赵英和赵华的卧房,立刻就听到她大叫一声:「秦姐姐……!」  大厅内的袁明明和春兰、秋菊都已猜知是怎幺回事,不由得失笑,严德生却脸上变色,以为妻子发生了什幺事。袁明明笑道:「姐夫,不要紧张,是好事!」  严德生仍是忍不住往大厅门口张望,又不好意思离坐,忽然见到阿紫扶着一个低着头的绝美女子在大厅门口徘徊,看样子是要进来,又好像是害羞的不敢进来。严德生不由得大奇,这杨家什幺时候又来了这幺一个美女。他再定睛一看,这名女子好是眼熟,他站起身来,再一细看,这……这不是自己的老婆吗?他惊诧莫名,回头一看杨过和众女,见他们也都好奇的看着那名女子,他大叫一声:「艳芬……!」叫着,就冲了过去,却又不敢去碰那名女子,只傻愣愣的盯着她直看。  秦艳芬含羞带怯的仰起了头,双颊通红,轻轻叫了一声:「夫君!」  严德生又大叫了一声:「啊呀!真的是艳芬……!」他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以一种不敢置信的神色,从头看到脚,口中还不住的道:「这…这……。」  阿紫在旁拍手娇笑道:「严姐夫的好老婆好美噢!真的好美噢!」  严德生全身颤抖,吃吃的道:「这是怎……?」  袁明明悄声过来,先把秦艳芬抱到自己怀中,又扶着她坐到自己身边。春兰、秋菊也把傻在那里目瞪口呆的严德生轻轻扶到他的座椅。  杨过哈哈大笑道:「严兄,恭喜嫂夫人养生有术,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咱们可要好好庆祝。」  阿紫也是高兴的又跳又叫,直说:「秦姐姐好美噢,好美噢!」又黏到杨过身上,又亲又吻,还暱声道:「大哥哥,我也要学这个……。」  杨过笑道:「你华姐姐不是答应要教你了吗?你又用不到……。」  阿紫噢了一声,又娇声道:「那咱们自己玩……也很好玩啊……。」  杨过亲了阿紫一下,笑道:「你那些姐姐谁要跟你玩这个?」  阿紫又噢了一声,有些失望的道:「对噢,她们都已经这样美了……。」  严德生目不转睛的看着袁明明身旁的老婆,想要过去,可又不敢,只觉得心痒难熬,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那付焦燥难安的样子,可把旁观众人看得笑痛了肚皮。  小龙女一进房,赵英立刻就把那枚竹筒递给了她,道:「姐姐,这应是周王爷的回信,妹子不敢擅自打开,还是要请姐姐作主。」  小龙女轻轻啊了一声,道:「今天来的正是时候,但愿一切顺利。」她看了二女一眼,又道:「英妹,你来打开吧,咱们一起参详。」  赵英接过了竹筒,去了火漆,打开塞子,抽出筒内的物事,一看里面仅有一张信笺。她将那封信展开后,朗声读道:「英妹、华妹 次:周王爷和王妃阅信后,既哭又笑,高兴异常,直道苍天有眼,愚姐也陪同落泪。是晚,王爷留饭,并将你师姐夫也请到王府,宾主尽欢。隔日,王爷已将全付 奁送到愚姐处,王妃亲至,盘桓二日始返。王爷和王妃言道,他们已心满意足,不另修书,所有一切,均请龙姑娘全权处理,他们放心得很。愚姐甚为想念两位贤妹,也亟想拜见天下同钦的龙姑娘。至盼早日相会。艳卿。月日。」  赵英在唸到第一句的时候,小龙女和赵华对看一眼,就已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一直到赵英唸完,三女都笑逐颜开,这实在是太圆满了。  就在这个时候,阿紫蹦蹦跳跳的推门进来了,她一脸笑靥,道:「三位姐姐,大哥哥说,咱们要开饭了,客人都饿坏了。」  赵华在她一脸喜气的脸上刮了一下,笑道:「我看是你饿坏了。」  阿紫红着脸,羞道:「华姐姐好坏,都笑我。」说着,她又小声的道:「严姐夫好好玩噢,他都不认识他的好老婆了呢,讲话都不敢大声,怕把秦姐姐吓到了呢!」说着,还咭咭笑个不停。  小龙女和赵英、赵华也不禁失笑。  几个人笑了一阵,小龙女取过刘艳卿的那封信拿给阿紫,道:「阿紫妹子,这是你英姐姐她们在临安的那位刘师姐传来的信,今天来的正是时候,也要恭喜你了。」  阿紫吃了一惊,忙细细阅看,只看了前面两行,就已流着泪跳了起来,叫道:「爹呀,娘,你们好好噢……呜…呜……,爹爹…呜…呜……娘……。」她泪眼濛濛的看了好几遍,又想到自己今天就要出嫁了,爹娘却不在身边,可又是这样关爱她,她索性坐在地上哭了一个哀哀欲绝,小龙女和赵英、赵华都陪着落泪。  过了好久,春兰又推门进来了,一看这种情形,不由得大吃一惊,忙道:「龙姐姐,这………?」  小龙女拭掉自己眼角的泪水,又把阿紫从地上轻轻抱起,柔声的道:「好妹子,你爹爹和娘这样爱你,你应该高兴啊!虽然他们不在你身边,可是有姐姐在啊!还有爱你的大哥哥和这幺多好姐姐都会照顾你,再过些日子,咱们就要到临安了,到时你就可以见到你爹娘了,你也已经从周王府的小郡主变成杨夫人了,那多好玩啊!」  阿紫在小龙女的怀中抽抽噎噎的哭个不停,听到最后一句,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不依的道:「姐姐好坏,人家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