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在儿子宿舍被轮奸的妈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在儿子宿舍被轮奸的妈妈
「儿子,你新学校搬哪了,我怎麽没找到啊。」  我站在大门紧锁的学校门口,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提着一个生日蛋糕站在毒辣的太阳下。  「啊..妈,学校搬到新城区了,我把地址发你手机里。」  儿子是我和老公唯一的孩子,也是我们俩夫妻感情的纽带和精神的寄托。虽然我们生长在小县城,但儿子很争气,从小品学兼优。  「妈,我要考清华。」  还在小学的时候儿子就老这麽说,我肯定是倍感欣慰,但随之而来的也经济是压力。其实在儿子很小的时候老公就外出打工了,而我也为了攒足儿子的学费来到了城市和老公一起挣钱,如今老公开大货车,而我是保险公司的业务推销员。儿子也如愿考入省重点高中,和我们一个城市。只不过我和老公都住得员工宿舍,加上老公老是跑车,一家三口难得团聚。  坐在出租车上,我满心欢喜的期待着与儿子的见面。车子越开越偏,过了好一会才有出现高楼,不过这些高楼基本都没有建完。此时的新城区到处都是工地,尘土飞扬。为了吸引人来居住,政府把吸引力最大的重点学校都搬来了,特别是小学,周遭的房价更是水涨船高。  「宝贝生日快乐,我看看,又长高了啊。」  一见面我就笑着拉住儿子的手,仰着头看着帅气的儿子,眼里满是亮光。  「妈,你怎麽来了。」  「儿子过生日我当妈的能不来吗?而且赶上周末,同学都回家了,自己在宿舍多孤单啊。」  「才不是呢,我们宿舍六个人,就回家了俩,都像我一样家离得远。」  「行啦,带我看看新学校什麽样。等会带你下馆子去。」  我一路挽着儿子的胳膊参观着学校。穿着职业装,白色的衬衫利索的塞进黑色包臀短裙里,黑色的丝袜包裹着她笔直修长的双腿。脚下黑色的尖嘴高跟鞋在安静校园的石板路上咯哒咯哒的踩着。和不在稚嫩的儿子并排走着,从背后看还以为是一对情侣在校园里散步呢。  溜达一圈最后来到宿舍楼,舍管也已经回家过周末了,从一楼走到三楼也只碰到两个学生。推开胡凯宿舍门,一个人没有。  「你小子不是说你们宿舍六个人就回家两个吗?其他四个呢?」  「打球呢,我也是从球场走到门口去接你的。还有,我是那四个之一,你别把你儿子算出去了。」  「就知道贫!」  我装狠的打了一下儿子的肩膀,随后眼睛开始扫描整间屋子。最先关注到的是宿舍格外淩乱,床上的被都没叠,让我这个当妈的看的浑身难受。  「看你们脏的,成狗窝了。」  随后就是所有母亲的天性,收拾。  「妈,你也不问问哪个是我的床就叠,都白收拾了。」  「你住在这里,所以我整间屋子都要打扫啊。我也替你们其他小朋友的父母整理一下,也不费什麽力气。」  儿子坐在一边看着我忙活,并非他眼里没活,只是儿子知道再怎麽收拾明天一样会乱回去。  「刚才那球你就该给我,啥配合啊。」  「别闹了,就你那臭手。」  胡凯的三个室友刚打完球,吵闹着就进来了。此时妈妈正在弯着腰扫地,正对门口。炎热的天气也让我解开了衬衫的两个扣子,没成想这种时机这种角度,被儿子三个室友看了个满怀。三个大小伙子楞了,一个是没想到男生宿舍里有一个女人,二是没想到这个女人用这个姿势对着他们。  「你们好,你们是胡凯的同学吧。」  「啊..你..你好」  三个人还没缓过神来,打招呼都结结巴巴的。  「妈,我给你介绍下吧。」  此时儿子打破尴尬的气氛,开始介绍起自己的同学。  里面个子最高皮肤黝黑的叫石磊,胖乎乎的叫白誌,瘦瘦的戴个眼镜的叫候亮。而他们共同的特点是都光着膀子,刚打完球让他们都湿透了。而且这几个人真是人如其名,石磊一身腱子肉,腹肌很明显像一块块黑色的鹅卵石。白誌不光姓白,长得也白,他们几个都叫他大白。大白这个人物我是知道的,之前陪儿子看电影的时候认识的。而侯亮猴瘦猴瘦的,性格比较开朗,还不停的感谢我帮他们打扫,精的很。  介绍一番后他们几个也都坐下了,可能是我在的原因几个人都有点不自然,各自看着手机。而我继续扫着地,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传来一股汗味。  「哎呀,你们出这麽多汗,身上都臭了。尤其是你,胡凯,你们这有洗澡的地方麽?」  几个大小伙子被我一个女人这麽一说都不好意思了,準备去浴室沖个澡。刚出宿舍门白誌就嘟囔了一句被我听到了。  「怎麽和我妈一个样,不回家也要被管,哎。」  过了十分钟,感觉收拾的差不多了。最后就是床底了,那里是最容易忽略的地方。我跪在地上弯腰用扫把勾里面的杂物,空瓶子,塑料袋比比皆是,搞了好一阵我才掏干凈,而且这样撅着屁股的姿势真的好累。  此时侯亮已经洗完了,走到门口时发现我高高的撅着屁股对着门口,对着他。侯亮咽了咽口水,慢慢走进屋来,眼神一直不离眼前这个大屁股。扫把和地面摩擦的声音没让我发现他。他已经忘了他不该这麽看自己朋友的母亲,这个姿势让我的裙子慢慢往上窜,漏出了黑色丝袜包裹的红色内裤。侯亮下体已经开始有反应了。  我刚起身,发现侯亮正站在我身后看着我。  「啊!吓死我了,你怎麽也没出个声。」  侯亮被我一叫也尴尬了,赶紧坐到床上翘起二郎腿,遮掩鼓鼓的小帐篷,眼神四处躲闪。  「阿姨对不起,我看你很忙就没说话。」  此时我并没多想,我根本不会怀疑这样一个孩子,况且他还是我儿子的同学和室友。我依然保持着跪姿,又撅起屁股想把床底最后一个瓶子掏出来。  紧接着石磊也回来了,他依然赤膊着上身,边进门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他看到了我走光,又看到侯亮看我的眼神。这个憨厚的大男孩想给我解围。  「阿姨别忙了,歇一会吧。」  石磊也并非不动心,只是他觉得这样不太好。  我也终于掏出了瓶子準备站起来,只是长时间的跪着让我腿麻了,加上高跟鞋不稳,我踉跄着眼看就要摔倒了。石磊眼疾手快,用上了球场上的速度,一把扶住我。扶我的手不小心摸到了我的胸,看的侯亮好不羡慕。  我楞了几秒,在石磊的怀里我感受到了力量和年轻的雄性荷尔蒙,让我有点慌。但我还是恢複理智,马上站了起来。虽然是第二次看石磊的身体,但依然是有沖击力的。这样的肌肉身材我只在电视上看过。  没过多久儿子和白誌也回来了。看时候不早了,我想拉着儿子出去吃饭。  「几个小朋友,你们也一起来吧。阿姨请你们吃饭。」  「不了不了,我们不饿。」  「真不去啊?那我们走啦。」  一阵中式客套后我和儿子走了。本来想在超市给儿子买点日用品,没想到外面的天想被捅漏了一般下起暴雨。  「等会吧,说不定过一会雨就小了。」  我和儿子坐在超市里等了一个多小时,雨势丝毫没有减小。而且本来除了我们俩就没啥人买东西,已经八点了,老板也有想下班的意思,我们也不好意思再呆了。  「妈,要不你在我宿舍凑合一晚?」  「啊?能行麽?你们学校允许吗...」  「没事,老师和舍管都回家过节了。而且这雨要是下一晚上咋办。」  我思索了一会也是没有解决办法,只好跟老板借了把伞,跟儿子一路小跑到了宿舍。  「阿姨怎麽又回来啦?」  「别提了,这麽大的雨我妈怎麽走啊,这鬼地方又打不到车。」  「阿姨今晚是...住这了麽...」  白誌心不在焉的和儿子说着话,眼睛吃吃的盯着我。  「儿子你快把湿衣服换下来,别感冒了。石磊同学,帮阿姨个毛巾来呗。」  「好的。」  我拿毛巾呼噜着儿子的湿头发,完全顾不上自己。  「该剪头发了,这麽长了。」  「好啦妈,我自己来,我都多大了,让不让人笑话。」  「笑什麽啊,你们这些小孩,在父母眼里永远都是孩子。」  「对对,阿姨说的对。胡凯你还身在福中不知福,我都羡慕死你了,妈妈又漂亮又温柔。」  白誌附和着我,但总感觉这孩子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阿姨,你也快擦擦吧,衣服都湿透了。」  石磊低着头递给了我一条毛巾,在他黝黑的皮肤上我都感觉到他脸红了。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白衬衫完全被雨水浸透,衬衫粘在乳罩上,红色的乳罩格外明显。  其实我当时并没有觉得很别扭,看着他躲闪害羞的眼神,作为长辈只感觉这孩子挺可爱的。  「阿姨,你衣服都湿了怎麽办啊。穿湿衣服会感冒的哟。」  虽然听起来就是好心的提醒,但从白誌这孩子的表情上能看出一丝坏笑。  「妈,你换我衣服穿吧。」  儿子给我找了一件白色T恤,一条外穿的那种大短裤。  「走走走,咱们先出去,让我妈换衣服。」  在儿子的宿舍脱光衣服还是有点别扭的。但架不住湿衣服太冷了,我三两下就把自己脱的只剩内衣服。刚要穿的时候感觉还是好冷,其实乳罩也湿透了,粘在身上好难受。不管了,反正儿子的这衣服肥肥大大的,应该看不出来。  T 恤还是蛮舒服的,纯棉的材质,身上还有儿子的味道。可裤子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肥了,我本来穿好準备去开门让他们进来的,结果走到门口裤子自己就滑下去了。  我低头看看,发现这件 T恤好长,都能当裙子了,底端在膝盖以上十公分的位置。就这样吧,他们在外面也呆了挺久了。  「我换好了,你们进来吧。」  白誌和侯亮先进来的,他们几乎是抢着进来的。一进来眼睛就往我身上扫,最后停留在我的裸腿上。随后儿子和石磊也进来了,石磊一如既往的羞涩,不太敢看我。  「你那件短裤太肥了,直往下掉。正好这个衣服够长够大,我就当裙子穿了。」  「哦...挺好的挺好的。」  这次儿子也害羞起来了,也不太敢看我。  「阿姨,你的衣服是不是要挂上晾起来呀。」  都忘了,我的衬衫,乳罩和丝袜都还赤裸裸的摆在不知是谁的床上。  「啊,对啊。」  他们宿舍靠近窗边的位置就横着一道铁丝,是他们平时晾衣服的地方,我赶紧把衣服都挂在了铁丝上。因为有点高,虽然我穿的高跟鞋,可还是有点吃力,所以得踮着脚才能够得到。而且我擡手的时候让衣服往上提,我的屁股差点就漏出来了。这番春色让三个大小伙子有点不知所措,儿子更是尴尬的和朋友一起看到自己母亲半裸的身体。  「刚才阿姨穿着丝袜看不出来,阿姨的皮肤好好啊,好白啊。而且腿又长又直。」  此时白誌不合时宜的夸赞让儿子更尴尬了。一个异性对自己母亲身体的赞美在儿子听来是有点刺耳的,而且这异性还是自己的朋友。儿子只能装没听到,玩着手机。  「啊,谢谢...」  其实我也有点尴尬,如果儿子不在场我可能还好,可这种奇怪的氛围我有点不知怎麽回答。  「就在宿舍过吧,阿姨拿来了蛋糕,咱们叫点烤串,让外卖送过来。我们不知道阿姨要来,本来也是要在这给胡凯过生日的。」  也只好这样了,看儿子有这麽多在乎他的朋友,我也是蛮高兴的。  他们几个的书桌拼起来,正好就变成个能容纳五人的大桌子了。没一会外卖也到了,几个大小伙子也是够能吃,肉串,鸡翅,腰子,大大小小几十串。当然,最后我把钱给了他们,儿子的生日肯定是我请客的。只不过没想到的是他们还要了一箱啤酒。  「你们才多大啊,就喝酒了?这麽多能喝完麽?」  「哈哈,阿姨小瞧我们了吧,胡凯已经和我们喝过好几次了。」  我瞥了一眼儿子,但也没发脾气,毕竟都是高中生了。  「行,今天你过生日,妈也陪你喝点。」  看来饿坏了,这帮孩子落座以后就赶紧吃了起来。侯亮倒是蛮懂事的,给大家找了杯子,倒上酒。  「来,先祝我兄弟胡凯生日快乐。祝你学业有成,发达以后可别忘了兄弟们啊,哈哈。」  几个人举杯一饮而尽,我也跟着干了。  「第二杯呢,敬阿姨,谢谢请我们吃东西。你放心,在学校我们学习上生活上都会互相帮衬。」  几个人又举杯,敬我的酒我也只能喝。  「好了好了,你们平时就这麽喝酒的啊,慢点喝啊,吃点东西垫一垫。」  「嗯,好好,来,阿姨你也吃。」  侯亮拿起一串腰子递给我。  「谢谢你啊,不过我吃不惯这个的味道。」  「是吗?我感觉挺好吃的,而且吃啥补啥,对身体好。」  「哈哈,你年纪这麽小补这个干吗?」  看着侯亮吃着腰子弄得满嘴油花,这孩子也挺可爱的。  「你们几个告诉阿姨,我家胡凯在学校有没有关系好的小姑娘啊。实话实说哦。」  儿子一听,马上沖他们使了个眼色。石磊低头吃着东西,就好像没听到似的。侯亮看了看儿子,也没做声。倒是白誌嘻嘻的笑着,沖我打起小报告。  「这个嘛...俗话说吃人嘴短。我只知道有个叫赵婷婷的的经超和胡凯说话,不过他们都是尖子生,可能是讨论学习方面的吧。对对对,我估计肯定是学习方面的事。嘿嘿嘿。」  这个白誌也是蔫坏的很,儿子马上反驳。  「你别胡闹了,谁不知道赵婷婷和石磊是一对,有我啥事。」  我看看石磊,他苦笑了一下,好像是害羞了,赶紧干了一杯酒。  随后几个孩子聊着学校好玩的事,又聊了网络游戏的事,谁谁谁又夺冠了,哪个队伍又不行了,猪啊,狗啊,鸡的,我也听不懂。不过我听着就很满足了,我也很庆幸这次儿子的生日在他的宿舍和他的朋友一起过,能看到他在这里生活的样子。  串吃的差不多了,酒也喝了好几轮,大家明显有点醉了,脸都红扑扑的。儿子和石磊喝的呆呆的,已经不说话了。倒是白誌越来越精神,醉了以后话很多,拉着别人聊天。  这时侯亮筷子突然掉到地上了,他起身想捡,一下没坐稳栽倒在我身上了。我赶紧去扶他,好沈。此刻他的脸紧贴在我胸上,由于太重我也拽不动他,他的身子就一直往下滑,脸也贴着我的胸往下滑,弄得我衣领都变成低胸装了,乳房漏出了大半个。而他自己也挣扎想站起来,一手扶着我光溜溜的大腿,一手扶着我的屁股,用这两个做支撑点侯亮终于稳住身体。儿子醉的闭着眼睛,但这景象被其他两个人看了个满眼。  「什麽酒量啊,我帮你捡吧。」  白誌虽然嘴上嘲讽着侯亮,但还是好心的鉆到桌底帮他捡筷子。我不知道的是,这好心的孩子只是为了鉆到桌底能够近距离的欣赏我的腿。刚才的场景让他看的嘴里发干,心想虽然摸不到,但也要饱饱眼福。  「孩子们,都别喝了。醒醒酒,蛋糕还没切呢。」  儿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接过我手上的塑料刀。  「妈,好撑啊,吃不下了。」  「意思意思,一人切一小块。过生日不吃生日蛋糕怎麽行。」  我边张喽着边收拾桌上的残羹,然后插好蜡烛点上。  「大寿星,还看得清蛋糕在哪麽?别把手切下来了,我可不吃,哈哈。」  切好蛋糕后几个人呆坐着,一点点抹着奶油一点点吃着。其实我也吃不下了,还喝了那麽多酒,肚子好涨。  这是石磊给了侯亮和白誌一个眼神,其他两个人心领神会。  「複仇的时候到了!!!」  白誌首先发难,抹了儿子一脸的奶油。儿子醉的不行,迷迷糊糊的开始反击。可招架不住其他两个人也向他一起进攻。  「靠....你们几个...畜生,三...三打一啊。」  儿子的话都说不清楚了。  「忘了上次怎麽领头抹我的吗?受虐吧,哈哈。」  看着被抹的满身是奶油的儿子,我当然不能就这麽看着,也加入奶油大战。  「儿子快跑!」  人少就得智取,我往侯亮和白誌的眼睛上一人抹了一把奶油,然后死死拽住两个人的胳膊,给儿子创造逃走的机会。  「还想跑!」  可双拳难敌六手啊,我只能尽力拽住两个人,石磊看儿子要跑直接把儿子压在了床上。他又比儿子强壮许多,儿子扭动着身体,这场对决实在是不公平。  「胡凯交给我了,你俩搞定他妈。」  这两个孩子揉着眼睛,再加上儿子之前抹的奶油,他俩的脸像极了大花猫,越揉越花,我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阿姨你等着啊。」  侯亮一手揉眼睛,另一只手已经抓住我的胳膊。  「哈哈哈,你们两个的脸太好笑了。」  白誌已经缓过神来,又从蛋糕上摸下一块奶油,手沖着我的脸就来了。还好我躲的即时,退后几步没有中招。  「不行不行,别把我妆抹花了,阿姨没带化妆品的。」  我捂着脸继续往后,但已经到窗边无路可退了。白誌一点不听我的还是想报仇,可都被我挡了下来抹在了手背上。  「不让抹脸,那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我已经倒在床上了,侯亮趁着白誌控制住我双手的时候直接把奶油抹在了我的腿上。  「啊..不要啊,好痒,哈哈哈。」  那时候我没感觉到任何不妥,我只把这当成和儿子朋友们的一场游戏。但侯亮显然不是这麽想的,看我没生气又在我腿上摸了一把。这一次的力度明显加大了,而且不像第一次的蜻蜓点水,明显能感受到手掌结实的从我肌肤上掠过。  白誌看的眼馋死了,松开了一只手也在我腿上摸了一把。我空出来的手立刻推着还在摸我的侯亮的胸口,可他身体实在太结实了,根本推不动。而且刚空出来的手又被侯亮按住,动弹不得。此时我就是砧板上的肥肉任人宰割。  「哈哈,好了好了,阿姨认输了,饶了阿姨吧。」  两个人继续往我腿上抹着奶油。女人的本能让我夹着双腿,保护着我的私处。  「不行,今天要好好惩罚一下阿姨。嘿嘿。」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我仿佛觉得两个人摸我的感觉越来越暧昧,我也变得越来越抗拒。  「放..放开阿姨。」  两个人手上明明已经没有奶油了,可大手依然在我腿上游走。而且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把手伸向我的双腿之间,我再怎麽用力的夹住双腿也抵抗不住这两个强壮的胳膊,两人的手已经在我的大腿内侧摸着,揉着。  「胡凯这小子酒量也太差了,被我按住一会竟然醉的睡着了。」  石磊这时候揉着胳膊过来了,看来刚刚用了不少力。  「你们..这是..干嘛呢?」  「那还用问,你看阿姨给我俩脸抹的,你快帮我们啊,再拿点奶油过来。」  侯亮假装还在游戏中,让石磊也加入。  「嗯...那个..时候也不早了,你们去洗洗脸睡吧,别玩了。」  几个人根本不理我。石磊拿来了奶油,手伸向我的脸,眼看就要抹上来了。  「阿姨说不能抹脸,你看着办吧。」  石磊果然收手了,可还是掉了些奶油在我衣服上。白誌看着双手拿着奶油的石磊,使了个眼色。石磊明白了什麽意思,虽然有点胆怯,石磊的手还是伸向了我的双腿。  「阿姨不玩了,你们快松开。」  我此时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但顾及到我发脾以后会不会给儿子和他们的相处添麻烦,我还是控制了一下我的语气。但我没考虑到,我现在这样的穿着,这样的姿势,身边又是三个血气方刚的醉酒少年,事情马上就要失控了。  石磊刚开始也是试探性的摸,后来越来越大胆,手上的奶油已经均匀的涂在了我的腿上,让我的双腿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哎呀,这个可不能浪费啊。」  白誌看到刚刚石磊掉落在我衣服上的奶油,正好在我的胸口,而且就在乳头那里。他竟然直接伸嘴咬过来,含住了奶油,也隔着衣服含住了我的乳头。  「不..不行..嗯..」  乳头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失声呻吟了一生,可我马上用全身拒绝着,扭动着身体。但此时我身上有六只大手,我的反抗也显得那麽无力。侯亮见状也越来越大胆,游走在我双腿间的手越来越往上,隔着内裤已经摸到了我的私处。  「别..那里不可以..你们别太过分了..」  而且我发现三个人的裤子已经被高高顶起,我意识到了事情已经向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你们不能这样,我是你们的长辈!我还是你们朋友的妈妈,马上住手。」  我语气严厉眼神坚定。我的神态其实让石磊有所退却,没成想侯亮直接吻住我的嘴,舌头也伸了进来,搅动着我的口腔。白誌也趁机把我已经上窜的衣服继续往上拉,我的下半身已经完全暴露出来,他的手也顺势伸进衣服,揉搓这我的乳房。  三个孩子同时的攻势让我身体发软,但我还存有理智,用尽全力挣脱了侯亮的嘴。  「放开我...啊...你们不怕我告诉你们父母吗!」  「阿姨不觉得丢人的话就尽管去。」  看硬的不行,我只能来软的了。  「你们都喝醉了,放开阿姨,乖,放开阿姨,阿姨就不怪你们。」  「不行,我们已经硬了,今天阿姨就让我们用一用。」  侯良和白誌脱下裤子,两个肉棒嘭的一下就弹了出来,高高的向上翘着。肉棒足有十七八厘米,又粗又大。趁着他们脱裤子我想趁机逃走,但石磊扑过来把我按在床上,而且把我的衣服给扒了。  我扑腾着双腿想阻止他们脱掉我私处最后的防线。但是完全没用,此时我真正赤裸的躺在了儿子的男生宿舍里。  白誌直接把手指伸进了我的肉穴,而且一次就是两根。  「啊...住手啊...嗯..」  「嘿嘿,阿姨早就湿了嘛。」  白誌食指和无名指在我的身体里快速的抽查,指尖还不时的弯曲扣揉。侯亮也没閑着,一手一个揉捏这我的乳房,手指快速拨动着我的乳头。  「哇,阿姨的奶子真是又大又软又白,身体还好敏感。」  「啊...我不行..快停下来..啊..」  我咬着下嘴唇,这种身体的刺激让我控制不住的想呻吟,可又不想叫出来。  这时白誌突然低头用舌头舔着我的阴蒂,舌头上下左右的摆动着,挑逗着我最后的自尊。  「啊...我不行了..啊..」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的意誌力还是敌不过身体的生理反应。我只感觉身下一股暖流,快感像电流一样,一股股的刺激着脑神经。  「哈哈,阿姨喷水啦,高潮了吗?」  我身体彻底瘫软,喘着粗气。  「你们..你们够了吧..」  「嘿嘿,阿姨你是舒服了,该我们了。」  看着白誌提着阴茎往就準备侵犯我了,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求你们了,放过我吧。你们这样对我,以后怎麽面对胡凯,你们对得起他吗?」  「嘿嘿,他不会知道的,你看,他睡得可香了。」  儿子这时候倒在床上睡得很熟,还打着呼噜。而他朋友的龟头已经抵住了他妈妈的肉穴。和老公的比起来,我眼前的怪物实在太粗太大了,让我不禁害怕起来。  「我是你们朋友的妈妈呀,你们...啊...好疼!」  没等我说完,白誌的龟头已经塞进了我的身体。下体撕裂一般的疼痛,可白誌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阴茎还是慢慢的往里插。  「怎麽样,爽麽?」  侯亮停下吃我乳头的嘴问了句。  「吼!好舒服啊!阿姨的逼里面好湿好暖好柔软。」  已经到底了,白誌的阴茎整根没入我的身体。龟头顶着我的花心,麻酥酥的,被疼痛和快感同时攻击着让我脑子一片混乱。  「啊,好疼,你快拔出去,呜呜。」  随着我的哭求,白誌慢慢把肉棒往外拔,龟头的边缘此刻像剃刀一样剐蹭着我的阴道壁。随着巨物的退出,我紧绷的身体也慢慢舒缓下来。眼看就要拔出去了,但龟头还留在肉穴里。这时肉棒又慢慢捅了进来,依然是轻松触底,好像比上次更深,花心的麻酥感传遍全身。  「啊...疼啊。」  我手依然被石磊按着,此时因为疼痛我反而更紧抓着他的手来排解疼痛感。  反複几次抽查,每次都是整根没入,我的阴道紧紧的包裹着这根阴茎。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人发生关系,而且还是一次三个人,又在儿子身边,他们还是儿子的朋友。羞耻和疼痛让我浑身冒着汗。  「..嗯...啊...嗯...儿子,救救妈妈啊~妈不行了啊...嗯」  「嘿嘿,你想让胡凯醒来看到自己妈妈被他朋友轮奸吗?再说了,你怎麽叫他都不会醒的。」  我不敢再叫继续被他抽查了几十下,可能是我的身体逐渐适应了这硕大的异物,疼痛感减少了。身体不自主的分泌着更多淫水也让我没那麽疼了。  「啪..啪..啪」  白誌越来越用力,身体幅度越来越大。我俩的身体不断的撞击,幸亏外面下着雨,否则这啪啪的撞击声隔壁一定能听得到。因为羞耻,我还是尽力的并拢这双腿。白誌双手用力把我的腿掰开,把全身的支撑点放在手上,猛力的挺动着腰身。我从未经历过这麽激烈的性爱,我习惯的是老公温柔的爱抚,而且老公的尺寸也不会弄疼我。  「你能不能射了,该我了。」  侯亮边揉着我的乳房边猴急的催着。  「早着呢,这才多久。」  看白誌也没有要射的意思,侯亮直接跨到我身上来。他把阴茎放在我胸部之间,双手握着我的乳房往里挤,包裹住了他的阴茎。  「嘿嘿,那我就先操一操阿姨的奶子吧。」  「啊...你滚下去啊...嗯..」  他手劲好大,握的我乳峰很痛,还时不时的揪撤着我的乳头。看着他满脸的淫笑我觉得一阵恶心,可却无法反抗。硕大的阴茎在我双乳间顺滑的穿梭着,每抽查一次龟头都会碰到我的下巴。我仰着头,尽力逃避着他龟头的突刺。正好看到石磊的脸,他表情複杂,兴奋,迷茫混为一谈。  「石磊,帮帮我,阿姨能看出来你不是个坏孩子。」  「...阿姨..我..」  石磊都不敢看我的眼睛,只是听命按着我的手。  「你歇一会吧,别按着我了,阿姨不会跑了。你...唔..唔唔..」  没等我说完,侯亮直接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往前扳,把阴茎直接插进了我的嘴里。  「别套近乎了,我俩完事了磊子也得干你,你看他硬的,都等不及了。」  我怎麽可以吃这麽恶心的东西,侯亮两只手按着我的头,阴茎直接捅到了我的嗓子眼。我别弄出一阵阵干咳,可嘴巴里却插着一根大肉棒根本咳不出来。说不了话我只能用眼神苦苦哀求着侯亮。  「吼~真爽,阿姨的眼神也不错哦。」  过了几秒,他终于把肉棒拿了出来,我差点缺氧了,大口的喘着气。  「来阿姨,给我舔舔蛋蛋,不然我还插进去哦。」  侯亮现在几乎是坐在我的脸上,他的蛋蛋有鸡蛋那般大小,上面还长着毛。为了不再经理刚才的那种虐待,我忍着恶心伸出舌头舔了舔。  好恶心,虽然老公以前提出过这种性要求,但都被我拒绝了,没想到我却要给这个刚见面的孩子口交。  「阿姨别只舔,张嘴,吃进嘴里。」  我拼命的张大嘴巴,好不容易吃进去一颗。侯亮的阴茎紧贴着我的脸颊,龟头就在眼角旁边。几秒后他竟然直接坐了下来,坐在了我的脸上晃动着屁股。  「唔..唔唔唔..唔」  「啊~舒服啊~对对,继续舔~」  「有那麽爽麽?等会我也试试。」  白誌饶有兴趣的边操边看着,下身依然如打桩机一样攻击着我的下体。侯亮起身,蛋蛋也随即脱出,但紧接着他又把阴茎伸了进来。他双膝和胳膊支撑着身体,像操女人下面一样操着我的嘴。随着他屁股上下的挺动,龟头每次都顺着上牙膛直接滑入嗓子眼抵住小舌头。嗓子受到这种刺激只能本能的一直做吞咽动作,把他分泌的前列腺液都喝了下去。  「喔~~我不行了,要射了。」  侯亮加快速度,我呼吸越来越困难,我拼命的摇着头。  「啊...阿姨我来了!」  他起身抓着我的头,看着我的眼睛猛干了十几下,终于一股滚烫的粘稠液体爆浆在我嘴巴里。好腥,好臭,有点鹹。一股又一股,精液灌满了的我的嘴巴,而他的鸡巴还在跳动着倾泻淫液。  「吃下去。」  我摇着头,他的阴茎依然插在我嘴巴里不肯拔出去。  「快吃,不然我的鸡巴就插在你嘴里一晚上。」  我只能照做,憋了一口气吞咽着侯亮的精液,因为量太多我一共咽了三次。  「好累~我也要射了~」  「不行..啊..不能..不能射在里面...嗯...会怀孕的!...啊」  「那就生下来啊,这样我就能当胡凯的爸爸了,哈哈哈。」  我拼命挣扎着,可毫无作用。  「那我给阿姨一个选择,射在你骚逼里,或者嘴里。」  我不明白我为什麽要经历这些,要遭受这种虐待。他们不是儿子的朋友吗?什麽样的人渣会对朋友的母亲做这种事!!我还请他们吃饭,给他们收拾房间。我越想越委屈,眼泪止不住的流。  「快选啊。」  「....嘴」  「说完整!」  白誌开始加速抽查,我此时已经完全适应了这根肉棒,每一次活塞运动淫水都噗呲噗呲的往外飞溅。  「射在我嘴里!.....啊!!!你!!!」  我刚说完,就能感受到一股沸浆灌入下体。滚烫的精液一股股的沖刷着我的花心,量也巨大,灌满了我的身体。在他射精的同事依然猛力的操干了几下。炙热精液的灌溉加上最后的这几个猛击让我不争气的高潮了,抽搐着身体,我竟然又高潮了。  「哎哟我去,真爽。」  两人累的一身汗坐在床沿休息,可年轻人胯下的肉棒还是坚挺入云丝毫没有疲惫一样。  「磊子,该你了。这下你爽了,我俩得缓一会,骚阿姨归你一个人了。」  侯亮抹了抹额头的汗,手还不老实的在我身上边摸边说。  「我..我就算了吧,不太好吧。」  「你装什麽啊,你都硬那麽半天了不难受吗?」  「我...」  「靠,难怪婷婷给你甩了,犹犹豫豫的,是男人吗?」  「你说什麽!」  石磊一下被这句话刺激到了,眼神都不一样了。  「你别沖我发狠。胡凯这小子把你女朋友抢了你屁都没有,还成天勾肩搭背的,窝囊不?」  石磊的拳头越攥越紧,眼里冒火。  「生气啦,生气就对了!那天咱们三个是亲眼看到胡凯和婷婷进了酒店,而且那时候你俩还没分手。他把你女朋友干了,你就把他妈上了!」  在侯亮的怂恿拱火下石磊恶狠狠的看着我,像是要吃了我似的。  「孩子...你听阿姨说..」  石磊脱下裤子,他的肉棒竟然更夸张,少说有二十公分,像是以前我在乡下看到的驴屌一般。龟头由于充血变成了黑紫色,肉棒上青筋盘踞很是狰狞。  「好孩子..我知道胡凯对不起你,可你不能拿阿姨..啊!!!」  啪的一声,石磊在我胸部扇了一巴掌,我的乳房像摔在碗里的果冻一样颤动。白皙,吹弹可破的嫩乳被打这麽一巴掌瞬间留下一个红手印。  「都怪你儿子!都怪你生下他,都怪你!起来!」  石磊粗暴的把我拉起来,带我来到儿子的床边。  「趴到你儿子旁边!屁股撅起来!」  他把我推上床,抓着我的腰又沖我屁股拍了一巴掌。  「别...别在我儿子旁边,他会醒的!求你了!」  我回头渴求的望着他,可石磊现在的眼神完全不是那个羞涩的大男孩了。他提着自己的肉枪在我洞口摩擦着,我能感受到他的颤抖,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气愤。  但没想到这骇人的肉枪刺入我的身体的时候我并没有开始的那种撕裂的痛楚,看来我的肉冻已经被撑大了。而且我感受到白誌的精液本来已经流到阴道口了,但又被他的肉棒顶回去了。就像注射器的压力推桿,精子一滴不剩的被压到了子宫里。  「嗯...你轻点..啊...」  这孩子刚一进入就牟足了劲,腰身顶撞着我的屁股,整个房间都回蕩着啪啪的撞击声,我的屁股都被撞得火辣辣的疼。可我现在顾不上这些,看着眼前醉倒酣睡的儿子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我捂着自己的嘴巴怕吵醒儿子让他看到自己母亲不堪的场景。  可儿子啊,妈身后的这孩子是在是太狂野了,妈要坚持不住了。我的手怎麽也堵不住淫蕩的呻吟声从嘴缝里鉆出来。我不敢看儿子的脸,愧疚,羞耻,还有与疼痛伴随的快感同时攻击着我。  「操你妈!操死你妈!」  我膝盖跪在床沿,石磊站在地上越干越发狠。嘴里还念叨着,把对儿子的恨用鸡巴统统发泄在我这个当母亲的身体上。他结实的大手把我的屁股揉成各种形状,然后又松开,欣赏他激起一阵阵的肉浪。看我忍着不出声还把手指头插进我的屁眼里搅动抽查。  「啊....你..你太过分了..嗯....嗯..嗯...」  我的淫水顺着我的大腿已经淌了一床。看到这副淫蕩的场景石磊把我推上床,让我跪跨在儿子的脸上。而他也跪跨在儿子的脸上,肉棒再次插了进来。  「你这是干嘛啊...啊...你会把他弄醒的啊!!..嗯....」  此时我的淫水随着他的抽查一股股的喷溅在儿子的脸,而石磊两个蛋蛋也用抽查的频率在儿子脸上摩擦。  「我日,石磊你是真会玩啊。」  侯亮和白誌在一边都看呆了,美滋滋的欣赏着。  「让你操我女人!我今天就射你妈逼里让你妈怀我的孩子!操你妈!操你妈!喔~操死你妈!喔~~」  突然他起身像蹲马步似的骑在我身上,俯身双手揉抓着我的奶子,舌头舔着我的背,像打桩机一样蹂躏着我,感觉我的肉穴马上就要捣坏了。我已经不知道第几次高潮了,下体已经被干肿了。  「啊..我不行了...啊...你快点结束吧..啊..」  「叫老公,叫我老公我就射给你!」  「嗯...啊...不行..」  「那我就干你一晚上!」  我感受不到他有要射的意思,我的身体是在受不住了。我真的想赶快结束这一切。  「老..嗯..老公...啊..」  「想让老公干嘛?」  「你别太过分了!...啊!」  石磊突然猛干几下。  「说!」  「想让..老公..射给我..」  「你老公是你儿子什麽人!」  「同学...嗯..」  「你这老骚逼喜欢被你儿子同学操麽?」  石磊舔着我的耳垂,一手揉掐我的乳头,一手快速拨动我的阴蒂。这该死的快感像电流一样席卷全身,我感觉我马上又要来高潮了。此时我大脑不受控制,伦理,道德,羞耻都已经被着要来但还没来的快感击溃,只能机械性的回答着他。  「喜欢...啊..」  「儿子的同学老公的鸡巴大还是家里的老公鸡巴大?」  「儿子的同学鸡巴更大呀!..啊啊!..」  「你喜欢哪个?」  「我喜欢儿子同学的大鸡吧!」  此时我已经被干的要趴在了儿子身上,可我还是留有一丝理智尽力的撅起屁股尽量不压到儿子。  「阿姨我来了!」  石磊感觉腰眼一酥,阴囊一提一提的往外挤压着精液,顺着鸡巴统统都喷射在了自己胯下情敌的母亲身体里。多股浓精已经因为量太大挤出了阴道和鸡巴的结合处,滴在了儿子的脸上。石磊射完精液慢慢抽出半软的鸡巴,正好耷拉在儿子的脸上。我看到这过分的一幕还是拖着这疲惫的身体推开石磊,让他远离儿子。  「滚!」  我下地在桌子上拿了点纸,顾不上顺着腿溜的精液,先帮儿子擦干凈了脸上的我的淫水和石磊的精液。  「阿姨,我俩可缓过来了。刚才看的我俩心痒痒的。」  我又被拽走。  「嘿嘿,刚才只操了阿姨的嘴,我也试试后入,操操阿姨的大屁股~」  侯亮把我弄到床上拽起我的屁股又插了进来,我这才意识到今晚的噩梦才开始,意识到年轻男孩的精力体力是无穷的。  「儿子..救救妈..」  我想求救又不敢,所以只从嗓子眼里蹦出这几个字。但马上就被堵上了嘴,只是堵住我嘴巴的是白誌的鸡巴。儿子的两个朋友又开始一前一后的玩弄着我。  「都几点了,你们也太能睡了吧!」  儿子好像并没有发现异常。这三个畜生一直折腾我到淩晨四五点,帮瘫软在床上的我穿好衣服后就睡着了。而我一晚没睡,下体火辣辣的疼,眼睛都哭红了。  「妈,你怎麽看着好像不太舒服啊。」  「啊..没什麽啊,可能有点感冒了吧。」  「啊?是麽?肯定是昨晚淋雨弄的,我好像也有点流鼻涕。你别着急,我马上去买点药咱俩吃点。」  说完儿子就出门了。  「你别走...小凯..小凯....儿子!!」  我累得发不出声,没能喊回儿子。但我发现这三个畜生已经醒了,正伸着懒腰对我淫笑。  「对了磊子,这附近最近的药店也挺远的吧。」  「嗯,上次我去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呢~~」      我知道了噩梦并没有结束,恶魔只是眨了瞎眼而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