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地主家的娇媳妇 1-15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地主家的娇媳妇 1-15
第1章 胸越揉越大,下面也越来越水……  「送入洞房……」  伴着这一声吆喝,林灵被婆子挽着送入了房间。  进入屋裏后,她放下那个黑色灵牌,这才直起腰轻舒了口气。小丫头巧儿看着新娘子娇俏的模样,眼都有些直了。  早前就听说大公子娶的媳妇漂亮,是这一片最美的小娘子。哪怕家裏穷困,但是秀才爹把她教导的好,几个哥哥也一直宠护着她。  若不是秀才家出了事,怎麽会把这好好的娇娘子,就这般轻易许给了逝去的大公子。  巧儿瞅一眼灵牌,想到那位风流倜傥的大公子,也是黯然了几分。说来,这般美丽动人的小娘子,和大公子相比,也只是堪堪能匹配而已。但,谁叫大公子出海后再没回来,那一船的人,个个儿都沈了海。  老爷夫人顾念大公子挣这家业不易,又年轻逝去,就想要爲他留一房后嗣,做主娶了秀才家的小娘子,以后再过继兄弟们的侄儿,长房这一房便不算断了根。  「大少奶奶乏了就早些睡,若是有需要,可以唤奴婢进来侍候。」巧儿看新娘子略疲劳,便也笑着退出。  林灵挥手,再度打了个哈欠,半夜就被折腾起来,这会儿她是真的困乏的很。  然而,就算是困她也不想入睡。  把门掩上,确定不会有人后,林灵看着这屋裏,也就稍安了一点。  「今夜,不会再有那种古怪的梦境罢……」  她捂脸,一想到梦裏面的那些场景,她擡手揉了揉鼓胀的乳儿。  虽然今年才十三岁,但是乳房却发育的极好。  走出去,就没有人说她才十三,反倒说她十五的居多。  事实上,这乳房能发育到这般地步,也不是没有缘故。  从来了初葵后,她就夜夜都会被一个男人揉搓胸部,要麽,就是舔吮下面。  每一次梦中,都被男人刺激的欲罢不能,可她还无法说出来。毕竟,醒来虽然记忆犹新,但一切都只是梦境而已。  这般思考着,她强自撑着不想睡觉,但最终,还是入了梦乡。  雾成片成片的袭来,包围着全身,在这一片浓雾中,她就象是无根的浮萍。  「唔……」只略动了动,林灵就觉得胸胀鼓的烦人。  「小灵儿……」男人醇厚悦耳的嗓音响起,光是听着这声音,她就并紧了腿。眼儿努力张开,想要看清楚男人。但是,如往常一样,只能看见男人的身形,看不清面庞。  不过就算看不清,她却坚信,这人长的极美,身材也是极好。  玉竹似的手轻轻捧着她下巴,摩挲了两下,微凉的刺感让她扭了扭,「官人……」  「小灵儿,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啊,所以说今儿要怎麽办呢?」  「要,要……要弄了麽……」林灵惊到不行,她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因爲官人说过,他会正经的娶她,让她当他的新娘子。  「可是,我嫁的……是罗大公子啊……」  男人叨着她耳垂低沈地笑。「嗯,罗大公子,他……有官人我大麽……」男人说话间,擡起她手往他撑起的欲根放。  那儿鼓胀起长长大大的一逢,这般一碰,欲根还跟着跳了跳,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它逢勃的杀气。  心房跟着这杀气收缩,焦灼,却又莫名有有些渴望。  男人不缓不急剥着她的衣服,揉着她发育极好的乳儿。  「嗯,这两年爷的调教到是没有白费,这儿是越来越大了呢。」  十三岁的小姑娘,正常来说,这乳儿再怎麽大,也不至于说大到捏不住。偏偏,男人一只手就是捏不过来,他双手捧着它,张嘴咬那颤颤的乳尖儿。  「哦呀……」温暖入喉,又烫又刺激,她头皮一炸,并紧了腿。  林灵下意识挟着玉户,可是,还是因爲男人的揉搓,难受的头颅后仰,檀嘴儿艰难吐气,一时间,被男人又吮又揉弄的吟喘不绝。  「这乳儿好是好,可惜还没沁乳。」说话间,男人张嘴,再一次咬着乳嘴儿。往外一扯。  「啊呀……痛……胀……」林灵哆嗦着腿儿,伸手想推开他,但是,男人却欺身半压在她身上。  精赤的身躯半俯在她身上,欲根在花户外狠狠撞击,摩擦。  伴着男人粗浊的吮吸,手也越揉越重,但是,偏偏左边的乳房,他却怎麽也不动它。  林灵难捱极了,她啊啊呻叫着,腿儿越蹬越剧烈,那细腰儿,款摆颤抖的一个劲往男人身上贴。  「官人……官人……」  欲望似是无底的深渊,明知道不应该沈沦,但是,在他靠近时,又莫名的想要得到。  一时间,她呻吟声都无法再控制。男人撞击过来,她就啊哦一声,又退后,在男人的欲根再一次撞向花壶时,痛的她呼呼直喘,却又在他下一瞬间离开时,赶紧黏糊上来。  不一会儿,小衣就被香汁淋湿,「官人,左边……左边……」  「左边怎的了?」男人把乳嘴儿往外扯,扯的有点长,有些痛,她啊呀再惊呼出声。自己擡手委屈揉了揉尖儿,「胀……吃吃可好……」  男人邪肆地笑,就一边舔着乳晕儿,看它们起了小梅花,一边睇着她,促狭之意不要太明显。  林灵急的,鼓气,擡手就自己揉了两把。但是她力气小,就算把乳肉握的变了形,还是无法让自己满足。平时官人揉的可舒服,可解气了。今天怎麽就这麽空虚,难捱呢。  「官人,要吸……吸奶奶嘛……」  这一撒娇,男人咬住乳嘴的力道不受控制,暗自骂了一声小妖精。  擡手就罩住了乳尖儿。  「哦呀,好舒服啊……还是……官人揉的好。」  「小蕩娃,你也不能偷懒。」把欲根往她手心用力戳了戳,小姑娘逮住,那话儿再胀了一圈。看着龙眼吐出欲淫,她咕噜一声,下面跟着流出一滩淫液。  「官人……好大啊。」  看着她直勾勾的羞红的脸儿,男人得瑟抽送起来。「一会儿把它吃进去,就知道它不光是大,还能让小灵儿欲仙欲死……」  第2章 精液喷吐在滚烫的子宫裏,却很阴冷……  想到这东西曾经半送入阴穴中,那撑开时的欲仙欲死,还有不可言说的颤栗感,林灵又是期待又是羞。这般纯情却不做僞的小丫头,看的男人好心情地俯身,再一次深吻她。  「小灵儿,用力呵,哥哥……嗯呀,喜欢呢。」  男人咋然的喘息从耳廓传来,就仿似一道电流一样,林灵握着欲根的手加了力度。攥紧,再松开,如此反複,却让男人闭目陶醉,不断往前抽送。  他沿着林灵的腿往上,吻到半胖的小馒头处,轻轻咬了咬,留下一道齿印,却勾得林灵啊啊呀呀娇喘不息。  手在她皮肤上推拿,揉搓,吻到她小肚子上,时不时的,还轻轻吻她一个。  直到,他双手揉搓在巨乳上。  看着那纯真的童顔,却被自己揉搓的染上了欲望,男人眸色愈暗,擡起她一条腿,一边舔吻,一边用欲根在花户外磨蹭。  林灵以爲就跟以前一样,只是在外面撑几撑,钻几下让自己舒服了就完事。  但是——  她没看见,男人眸色一沈,划过一丝浅浅的疼惜,身体往下一沈。  快準狠地用肉棒刺穿了她那一层膜。  「呜……不……不要……」  处女膜破裂的那一瞬间,林灵觉得自己被撕裂成了两瓣,她痉挛着推拒,大哭骂他是个骗子。  男人吻住她唇,不断揉搓乳儿。  一浪一浪推着,刮擦着。  下面阴唇也被他揉个不停。几番下来,等到男人抽送的时候,林灵地得了妙味儿。  好象,只有最初咋刺进去时有点疼。这后面,并不疼,反而觉得自己下面那嘴儿,怎麽就这麽神奇,被撑开,还能迎接那麽粗实的肉棒呢。  她嚼着泪儿的眼睛好奇看着欲望蒸腾的男人,瞧着他的频率越抽越快,只觉得新奇的很。  被她这般纯真的眼儿盯着,男人好气又好笑,狠狠抓她乳儿,再擡臀往裏狠沖。  「呀……」  这一沖击,乳儿跟着晃蕩起来,她脸上呈现惊讶的表情,这般癡样,取悦的男人一只手掐着她腰,一一边全力发狠猛撞起来。  「呀……哦……不……不要呀……官人……好猛……」  明明是求饶的话,可听的男人却更加骁勇。  架住她腿,半跪在榻前,男人上身前倾,下面的肉棒却是狠狠送入,再全力退出。  每一次都操的女人乳房晃蕩,男人却是越操越狠。  看着她娇媚,发浪,只恨不得把她弄的一直哭着,求着。  林灵觉得,这是梦,肯定是梦啊,所以她叫的无所畏惧。  肉棒每一次进来,都能察觉到它虬结的青筋刮擦嫩肉,再摩擦着又全力退出,狠狠操入。每一次,都弄的她想哭,想退缩,偏偏,那身子骨儿又弱的跟水一样,在他抽出时,想要得到更多,想要操的更深。  于是就成了,肉棒一退出来,她就跟着贴上去。在他操进来后,又流着泪啊啊叫着往后退缩。  如此反複,却弄的男人更狠更兇悍。  他大刀阔斧地操干着,揪着她头发,俩人很快就操到了床边。  男人把她腿往床榻趴着,肉棒还是穴儿裏,便站到了地面站起了身体,就掐着她腰狠狠鞭挞起来。  小肉臀浑圆有肉,男人每一次撞击,就仿若撞在肉球儿上。  她每次都会被操的惊呼一声往前沖。但是,男人却扯着她头发,不容她往前闪躲他粗长的肉棒。  如此几下,林灵就觉得自己被操的全身哆嗦,那小腹儿,就跟有肉棍子在捅似的。  「不……不要……」  她满脸是泪,一脸惊恐地尖叫着往前趴。但是,男人却更用力地喘息着,狠狠用肉棒鞭挞她,揉搓她。  快感一点点的凝聚。  林灵受不住,她疯狂扭摆身体,不断求饶。  「官人……求你,不要操了,操坏了……呜,坏了嘛……」  哭的伤心的她,其实早就分不清是快感还是什麽,她只觉得眼前金星飞舞,下面无意识地张开腿,容纳男人更快更猛的撞击。  而男人,就挺着那粗长肿大的肉棒,啪啪啪啪……没有丁点章程的乱撞,乱入。  「哦……呀……」  「官人……官人……」  林灵觉得,这一刻的自己是被操干死了的。  那种疯狂凝聚在体内的快感,那种不由自己的爽快,令她啊啊叫着,一直揉搓着乳儿,跪着,嚷着,抽搐着直接达到了第一次高潮点。  水哗哗地外喷。  男人血红着眼,突然擡手狠狠拍打她花户。  「唔……不……疼……」  微疼,加着那种还没退去的高潮后韵,林灵再一次哆嗦着挟紧了花户。  男人骂了一声妖精,再一次咬牙狠狠抽送起来。  一股又一股的阴精喷吐出来,那跳动烫的林灵身体哆嗦,跟着往后贴近了一些,以容纳男人更多的阴物。  冷的?男人射精怎麽会是冷的?  体内。那种阴冷的精液沖唰感觉如此强烈,毕竟,刚才肉棒摩擦的阴户早就烫的不行。可此时,男人射出来的东西,它是极阴冷的物儿。  这种感觉强烈到,林灵一下子惊醒过来。  她呼呼喘息着。  颤抖着摸到乳房。  乳房还是那麽大,但是,下面一滩的水渍。  她羞涩的很,明明只是做梦,爲什麽有种……梦裏面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错觉?  伸手,瓣开嫩肉,她再次皱眉,那两边……略有些红肿,所以,这真的是洞房花烛夜被开了处?  她擡眼看向门闩处,闩的好好的,怎麽可能有人?  所以,这一切到底是梦,还是真实被人操操了?  以及,射在体内的,那一股股的至冷的精液,到底是真,还是假?  第3章 扒光她,把她操的嗷嗷尖叫……  到是屋外,巧儿低头咬着唇,看着门半响后才转身离开。  终归是被安排来侍候大少奶奶的人,而且,母亲也说过,大少爷当年对她们有恩,所以理应对大少奶奶好。刚才她不放心,就来看看少奶奶这一边。哪曾想到了外面,却听得少奶奶各种淫蕩的喘。  那种声音,在这罗家宅子裏面可并不陌生,罗地主本身就是身体极好,体力骁勇之人。正房太太只生了一儿一女,大少爷就是出海出事的那一位,五小姐也是同母所出。旁的这府裏当是姨娘所出的公子小姐,便有好近七位。如今最小的都有十三岁了,府裏面成家了的,更是大多数。  每一夜,不小心在这罗宅裏,偶尔都能听到那些淫蕩的声音。  就因爲罗地主风流成性,所以才觉得让大儿子独身一人在海底,终归不是太妥当,若不然哪裏会有这娶媳妇的说法。不过,罗地主只是想找一个阴年阴月阴时所生的姑娘,怎麽也没想到,最后会找到一个落魄秀才家的小娘子。而且,这小娘子还长的如此的美,在这一片儿,只怕没一个有这麽美的。  「或许是我听错了罢,少奶奶看起来也没似那不正经的人儿。」  巧儿甩了甩头,觉得一切只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第二天早早起来替少奶奶梳头,却发现她后劲还有些许红痕。  「少奶奶,你这怎麽有红痕?」  「哦,是我这皮肤忒过小气,不小心就会有些许痕迹留下,可能,是昨天晚上的床不适应。」  纵然家裏是落魄之家,然而她的床永远是最柔软的。这床,昨天晚上是不怎麽舒服。  巧儿再疑惑瞅了瞅,欲言又止,她想说,这红痕,看起来不似那床榻印出来的,反倒……象是被人粗鲁亲吻而成。但是,昨天晚上少奶奶一个人在屋裏,确实没旁人入内啊。终归,是她想太多了吧。  媳妇茶接在手裏,太太虽然笑着,然而,黯然的眼神还是看的林灵心窒了窒。  「好孩子,以后,娘会对你好的。」苏氏看着这花骨朵儿一样的媳妇,眼泪都疼的差点儿掉下来。若是儿子还在世,这般娇滴滴,看起来也识礼的媳妇儿,她得多喜欢啊。  只是现在,儿子不在了,这麽一个花骨朵般的姑娘,从此以后就只能独守空房,再不得那鱼水欢情。这样一想,她整个心都揪的紧紧儿的,拉着林灵的手无语泪凝。  罗地主想着自己那优秀的儿子,其实也不好过,不过,看着这般漂亮的儿媳妇,到是略安了一些。终归他还是对的起儿子。至少这个媳妇儿的顔色,府裏几个儿子都没这麽出挑。  罗家另外五位公子,虽然都是姨娘们所出,但嫡长公子没了,他们当然就都有机会。是以今天再打量着这新的长嫂时,一个个的眼神……直是各种露骨。  排行罗二公子的,只是略隐晦打量一番林灵,暗自感歎了一声,这丰乳肥臀的,偏生一个小腰细弱的只手就可以握过来。所见的美色也有无数,怎的就没一个有这般出色呢。  这般豔丽风情的人儿,只怕老三这人怕是忍受不了。他悄悄打量老三,果然,罗三公子这会儿都瞧癡了。  咕噜一下口水,眼神就停留在林灵那撑的极用胀的胸前,悄悄比划了一番,暗自估算出来,这若是自己的一只手,怕是握不过来。如此销魂,又这般娇羞动人的人儿,可惜是给死去的大哥当寡妇。  可惜,可惜,若是自己房中人儿,还不得天天扒光了衣服,好生操上一操,天天搂着她乳儿,操着那穴儿,必定是美不可言。  就光是这样想着,他那欲根就胀的难受极了。  好在衆人的关注力全在新娘子身上,到也没太注意到他这般丑态。  罗家的公子们还能暂且粉饰一下内心的非分之想。但是吧,那叔叔们这一边见礼,对林灵就有些不是太公道了。  说起来,罗地主也是家裏的长子,也是罗家最有出息的人。  不过下面的兄弟们吧,真是一言难尽。依着罗地主吃大户习惯了,这不就个个儿养成了眼高于顶,还自以爲是麽。哪怕是大哥家的长媳,看着这麽漂亮,容色过人,偏偏,那乳儿大,腰儿细,这样的女子,不就是按照男人的喜爱来长的麽。  罗家的四叔,在看见这样动人的林灵时,都三十多岁的人,却第一次尝到了心跳加速的感觉。  在林灵行晚辈礼时,这人直接伸手就拽住了林灵的手,「大侄儿媳妇啊,以后四叔疼你。」  一边,四婶咳嗽着,眼睛狠狠瞪着林灵。  林灵慌到不行,正不知怎麽反应这种情况。  大太太冷冷发话了,「老四,虽然你是长辈,但也男女有别,这般拉着我媳妇儿可是有违礼仪。」  林灵赶紧抽回手。刚才这男人手指在自己手心摩挲,那感觉就跟猪油粘在上面,恶心的她想洗手。  「这个,我不是看着侄儿媳妇年轻轻守寡,可怜见的,长辈的就多疼爱一番麽。来来,这是叔叔给的见面礼。」  被长嫂当衆吆喝,罗四内心暗恼,但只是瞅一眼林灵,眼神落在她胀鼓鼓的胸前,整个下面都不听使了。一边,才二十多岁的罗六爷看着这样的他,暗自撇了下嘴,不过,隐晦地打量了一眼林灵后,却也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个妖精一样的女人。有了她,以后这罗宅怕是再不得安甯。  而事实,因着这一露面,罗家叔叔辈的罗四爷按捺不住。  子侄辈儿的就要数罗三猫抓心的难受。一想到林灵那娇豔的好相貌,还有那让人看一眼就想操的嗷嗷叫的身材,这俩人一回家去,便急不可待地按着屋裏丫头洩了一场火。  但是事后,罗四叔却是更难受了。操着身下的女人,却还在想着,那个能把人魂儿勾走的侄儿媳妇儿……  第4章 大号笔插在屄中,疯狂扭摆……求珍珠求珍珠  他这一边想着侄儿媳妇那大大的奶子,另外一边,看似冷静的罗二叔,这会儿从进入后院后,就一直巍然坐在那儿。直到——  打扮的极爲妖娆的许姨娘,一边跳着舞,一边晃着,悠着脱着衣服,看着男人直勾勾盯着自己,她得意地笑了。  「二爷……奴爲你跳舞哦……」  二爷喜欢情趣的东西,就算是屋裏,也是各种的情趣爲主。  比如,他喜欢女人跳的好看,更喜欢一切美的事物。只是,许姨娘并不知道的是,二爷这会儿是看着她,但是,脑子裏面同样浮现的,是早上大侄儿媳妇那娇豔动人的模样。  这整个府裏,罗大地主是个有能耐的人,也会开疆扩财。但是,二爷也同样是个能耐人。不过有一点,罗二爷在美色上,有点挑三捡四。  就算是纳姨娘,那也得百裏挑一的纳。他这一生,只纳了两个姨娘,正室早就没了。但是,这俩个姨娘随便一个走出去,也是千裏挑一的人儿。  可就算是这样的人,在今天看见了林灵后,二爷却不得承认,小姑娘那鲜活的劲儿,还有欲说还休的娇羞模样……惹火的身材,当时就让他震撼了。  一直来,他其实勾勒过自己心裏所想的完美女人。而今天早上看见的林灵,正好就是那样的。那麽美啊,那麽细的腰儿啊,还有那小小的脚丫儿,一走一颠的,若是让她在自己的手上跳舞,是不是也极美。  还有,那麽一对大奶子,若是在上面描上什麽,是不是也极美。这样一想,二爷的鸡巴擡了起来。  许姨娘就只觉得,二爷这麽快就有了反应,肯定是自己今天跳的舞很妖娆。她得意地把自己脱的只剩下肚兜。以及,一截剪裁的极特别的丝状的裙子。其实,每随着她的舞一擡腿,一挪身,那腿间的花户,还有修长的大腿都若隐若现。  美的事物,其实并不是你脱光了就极美,最美的时候,是你偶尔能看一点,再一个转身,却又看不到。等到你再等,它又会浮现一点点。如此反複,你就从中暇想出无数的美,更能臆想出更多的景緻。  许姨娘的腿擡的高高的,侧身,妙蔓的身姿露出最美的曲线,就这样勾着男人的眼,吸着他的魂,终于,男人招手,女人笑着如蝶儿扑了过去。  「二爷……」  他执起笔,一边抚着女人如丝的肌肤,一边轻轻用笔触画着,描着。不一会儿,女人的后前就开了一朵朵靡丽的花儿。  他把枝叶往下延伸,最后落在那臀缝隙间,笔尖倏尔往腿中间一塞。  「哦呀……老爷,你好坏啊……」姨娘被这一枝大号的笔一塞,双手用力捧着乳儿,回身,想要亲吻二爷。但是,男人只是张手把她的眼睛盖住,半闭着眼睛,就一只手操控着大毛笔,一只手撸动自己的肉棒。  一边喘息,脑子裏面一边还想着这是侄儿媳妇在跨下。  「哦……小妖精……」  许姨娘扭臀部,只以爲男人是因爲自己而动情在呼唤。她张开腿,不断配合着男人的大笔。  那笔插到裏面,笔毛刺的裏面有些疼,但是,又挟着一些的痒。偶尔,男人还会跟在涂画一样,在裏面涂抹上几笔。如此一来许姨娘就又是难受,又是沈迷。  扭着屁股嘴裏啊啊不断,那淫水儿,更是跟水似的往下淌。  「二爷……二爷啊……」  她尖叫着,不断耸动,抽搐着配合着毛笔,扭头看着二爷还在撸动的肉棒,紫色的大家伙,这会儿怒张着,龟头上有前精沁出。男人撸的青筋赤鼓,但是,他只是喘息着,一张斯文俊秀的脸,此时布满了癡迷。  「妖精……哦……来,再来……」  左手疯狂搅动,抽送,许姨娘屁股甩的肥圆。  「老爸,我要肉棒,把它给我,我要它进来止痒。」  要疯啊,这毛抽的是还可以。但是,那毛挠的人心都跟着颤了。  许姨娘屁股呼呼地往笔身上坐,明明很深了,但是,每一次搅动着那个中心点,那一丝痒痒,她又想要更多。偏偏,那笔毛只是让裏面更痒,更难受。  她扭着揉着乳房,仰着头,嘴裏啊啊嘶叫不停。  那肥实的屁股,扭动的都成一道弧线了。  罗二爷也撸动的更快,他呼呼地秃撸着皮,也不怕疼只把小腹不断往前挺送。  「啊啊……灵……灵灵……灵灵……灵儿……」  激情中的许姨娘只以爲他叫的是自己的小名儿玲玲,此时,她并没有想到,男人嘴裏叫的灵灵是侄儿媳妇。更没有想到,男人脑子裏面只是想着林灵的大奶子,还有那张欲语还休的小樱桃嘴儿,便沖动的不能自抑。  汗珠子一滴滴往下,男人右手撸管,左手狠狠抽送,也不管顾许姨娘怎麽痛呼,尖叫,扭动臀部。  「哦……啊……」  他屁股往前疾耸,再后退,尖叫着,嘶鸣着,滚烫的精液喷在女人的屁股,沿着腿滴滴答答往下掉落。  汗如雨下的男人,全身还在不受控制的颤抖,在激蕩。  女人则委屈地扭身,亲吻着他,舔尽最后一丝精液,再把略半软的肉棒含在嘴裏,揉搓着卵蛋,希望它还能鼓起来,把精液再倒入子宫裏,也好生个一儿半女也好……  只是,男人在高潮过后,毫不留情推开她,眼神有些厌恶地看着她,最后,扭身就走。  这样的他,让许姨娘有些愣,以前老爷虽然也不是特别爱她。但是,至少不会如今天这样嫌弃啊。刚才老爷看自己的眼神,绝对是不喜欢了。  姨娘一天没扶成正室,那就是跟奴婢没差别的存在。  她慌,二爷却是烦躁的很。  他进了自己的密室后,便打开后台柜子裏的画卷。拉画上的人儿,二爷满眼激动。  若是有罗家人在这儿,便会发现,这画上的人肖极了现在的长公子媳妇——林灵!  第5章 它收缩一下,又吐出一丝淫靡的水色……  新婚第二夜,林灵还是怕出丑,所以谢绝巧儿入屋的陪伴。巧儿观察了几天,晚上少奶奶屋裏也再没有旁的声音,所以新婚夜自己听到的淫蕩声响是错觉罢。  觉得误会了少奶奶,巧儿在后面就更尽心尽力侍候,慢慢儿地,俩人的相处也越发情深。  表现的就是罗宅裏有人想要欺淩林灵,小丫头就会用自己泼辣的嘴怼回去。厨房裏的人要克扣她点心膳食,撕那帮捧高踩低的家伙们。  如此几回下来,宅子的人也知道了,这大少奶奶身边的丫头,那就是个辣椒。  夜裏能一觉天明,也没有那扰人的春梦滋扰,婆婆也对自己关怀备至,这样的生活让林灵略放松了些许。不过,在第十天晚上还是没梦到过那个人后,她有些打不起精神来。  第十五天,她变的烦躁不安,看着哪些东西都不顺眼。  直到她一个人闷在屋裏小憩,原是想要好好入睡,可敏感的身体被新换的床单咯到了小穴处,她哆嗦了一下,这才后知后觉,她是在想梦裏面的那个或邪亦坏的家伙。  梦中她从来没看清过男人的模样儿,但是她肖想过一张最好看的人,那人就是她小时候,曾经因爲赌气逃出去,最后被一条恶狗追赶,一头撞进的那个男人怀裏。  还记得当时擡头时,那人湛黑的眸紧盯着自己,那一张漂亮的让她看的移不开眼的五官,在后面的很多年一想起来,便会暖暖的。在少女有了朦胧的情愫后,她想念的,还是那一张脸……  没错,爱美的她,从七岁起,便一起觉得那个被自己撞到的,最后还眨了眨眼,恍若放电一般的男人,最后还递给她一片粟子糕,到现在爲止,她一直爱吃粟子糕,并且觉得,这世上除了粟子糕外,再也不会有比它更好吃的点心了。想到那人星辰般的眼,还有把点心递到面前时,那一双骨节分明的手。  这世上,再也找不到如他那样的男子了呵。  闭着眼睛,她喘息着,手不断揉着下面。直到一股淫液出来,她仰着头,一直吐气,左手揉胸,右手揉下面。  金星飞舞中,恍惚看见那个模糊的脸露出一抹邪笑。  她啊的清醒过来,也是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在自慰。  若是说以前在梦裏,总被那个人吮奶揉下面,并且每天晚上还会让她挟一块玉玦什麽的,这些淫蕩的事情她可以推给男人。然而现在白天,她只是午睡的功夫,居然在自慰……  向来被严格管教的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不知羞耻的妇人。她惶然,谁曾想这一夜久不曾春梦的人,再一次入了梦境。说来也是奇怪,这一次梦中的人,哪怕只能看清那双眼睛,别的都是模糊的,但是那双眼睛却让她觉得熟悉。在愣了愣神后,她恍惚想起,这一双眼睛,不就是当年出逃遇到的漂亮大哥哥麽。  「官人,是你麽?」  「嗯,我来了。」男人灼热的眼神肆意落在她身上,她有些羞,但是,又扬着大大的笑脸,「我能看见你的眼睛了,可是,你的眼睛好象我认识的一个人啊。」  男人本来愉悦的心情,因这话倏尔一沈,大手一扬就覆住她乳记。「嗯?」  微微用力,乳房吃痛,她啊的扭了扭身体,「官人,小时候我遇到过一个哥哥,他给了我最好吃的粟子糕。」  男人眨了眨眼,最后一把拉过她亲她,咬她的小嘴儿。「所以你喜欢那个人,嗯?」  感受到了危险,林灵吓的摇头,「我喜欢官人。」求生欲还算是强,男人满意地吻向她乳房,含住,如小儿吮食一样,一边揉另外一边,一边狠狠吮吸,就似那裏面真的有奶液似的。  敏感的身体被这样一吮一揉,林灵颤抖起来。「官人……以后,我叫你梦郎好不好。」  「你在怨我只能与你梦中相处麽?」男人再重生一扯乳头,擡眸瞄了她一眼,林灵吓的悄悄咽了下口水,「官人,我没有埋怨……」  半跨坐在她身上,男人脱掉衣服,露出长大的肉棒,一边磨蹭她的花户,一边揉着她身体。  「傻瓜,只要你越来越爱我,我们就能在现实中相见。只有你爱我,念着我,我们的感情越是深厚,就会越早相见。」  「啊?」  林灵被他吻的有些迷糊,不是太明白张嘴想问。可男人却突然吻封住她唇,舌狂野往裏钻去,叨住小丁香就疯狂吮吸着。手更是如揉面团似的狠狠推着,揉着。他吻的深沈,气息也极爲惊人。下面就算没进去,但是粗硬的长大仍然咯的林灵全身颤软。  「梦郎……」  她干涸极了,在男人的揉弄下,慢慢张开腿。露出潺潺的花穴儿。  景颇纵然看过无数回小女人的花儿,这会儿还是被它的美吸引。  白胖光洁的花户,粉粉嘟嘟的,就跟最白胖的馒头似的,中间一道细缝,还没瓣开,便能感受到,那缝隙裏的蜜汁多吸引人。  他从小腹吻到花户处,用舌尖顶开缝隙,轻轻一舔,小人儿便颤抖着揪着床单。「梦郎……」  她眼神迷离,渐入佳境,但是却还是没完全放松。  轻轻擡起她一条腿,瓣开的玉房就跟努放的花儿似的,露出中间的粉红小洞儿,吹口气,它收缩一下,又吐出一丝淫靡的水色。  第6章 操的狠了,汁水装了半葫芦……  沾起一点,他吮吸着看着她,最后还啧啧一声,「真香……」  林灵羞的蹬他,「不要……髒啊……」喵喵软软的嗓音,就跟在撩人心儿一样,男人笑着,突然变戏法似地拿出一个玉葫芦。  他比划了一下,「小灵儿,你说这葫芦,今天能不能装满你的女儿红……」  「啊?」  装,装什麽?  看着这样呆愣的她,男人笑的更得意了。  「你以爲第一次爲什麽会固定你在一些地方,那是因爲要取你的初液。官人我天天用你的初液滋养着,往后咱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林灵还是不解,但是,男人显然不愿意再多讲。  他突然伸舌进去,舔咬着她的肉嘴儿。  「啊呀……」  林灵受不住,抽搐着推开他。但他却强势把腿瓣的开开的,曝露出肥美的花户,那一道肉缝儿,一舔一勾,便颤一颤,溢出一股汁水滴滴答答落在葫芦裏。  「不……好羞……」  「灵儿,一点也不羞的,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在床上热情,热起来好不好。」  说着好不好,可他却拱着往裏,喷吐的热辣气息烫的花户收缩,颤抖,林灵揪着床单啊啊呻吟不绝。  屋外要入厕的巧儿听的一惊,她颤惊惊刺破窗户往裏看望,这一看,屋裏并没有别的人。就是大少奶奶,一双手托着乳儿,双腿呈现古怪的姿势,就那样半挂在空中。看起来,就跟在和男人交媾似的。但是……她床上只有大少奶奶一个人啊。  还待要细看,巧儿眼睛一黑,身体也僵硬不止。她惊怵瞪大眼,心裏慌张不已,想叫人,但却怎麽也叫不出声来。这种古怪的状态,吓的她噗通噗通的僵着身体转身往外走。直到,回到屋裏,一下子栽倒在床。  恍惚中,似乎有一双眼睛紧盯着自己,那双眼睛,肖极了大公子的眼睛。只是,平时温雅得体的大公子,今天似乎极爲恼怒。  耳畔还有轻微的警告:以后,休得偷窥她。  再待细看,脑子轻微一疼,整个人陷入黑甜梦中。  屋裏面,林灵双腿架在空中。事实上,梦中的她,确实是双腿加在男人臂弯,男人略擡起她臀部,粗长的鸡巴狠狠一入。  「哦呀……」  她一把揪着床单,头颅一拽,不受控制地就呻吟出声。  被填满的嫩穴儿,鸡巴狠狠捣入,再全力退出。  肉璧被快速撑开,又急速闭拢,每一次带出来,肉棒上都带着淫亮的水儿。  男人身躯前倾,一边狠狠操弄着,一边搓揉着大乳儿。  「梦郎,梦郎……」林灵随着男人的捣弄不断呻吟,呼唤,她小脸上布满情欲的汗水,男人操的兴起,倏尔堵住她嘴。「小妖精……」  下面鸡巴重重一撞。  「哦呀……」花心急剧收缩,她嘴被堵住叫也叫不出来,便急的直捣男人。可男人却一把抱住她,「挟紧了。」  葫芦被他塞入她手裏,「接好。」  「呜呜……」她扭着小屁股抗议他,不想接,只想跟着他的节奏扭摆。  娇娇的呻吟着,浪叫着就是不愿意做这苦工。但是,男人哪裏由得她这样偷懒。  一边咬着她乳儿,一边用力撞击小腹,怕掉落下去,她双腿挟紧男人,手臂搂着他一边被操着走,一边呜咽不止。  娇小的人儿,双腿叉的开开的,中间一条肉棒全力顶入,每一次,都能把小腹也顶起一小团。  男人健硕的身体绷的紧紧的,她乳儿磨蹭着男人,都能感受到被挤的很痛。  走到拐角处,男人把她放在妆台前的椅子上。让她半跪着站在椅子上擡起臀,才趴下,男人再一次狠狠顶入。  「哦呀。」  她张手,只能勉强扶住妆台才不让自己掉下去。看着镜子裏被操的面颊红润,水气迷离的人儿,她极羞,这一羞,下面再一次挟紧了男人。  「哦……小浪娃……」  啪啪啪……两下,男人擡手给了她两个,这一拍林灵再一次抽气,挟紧。  入的有些难,但是,也让男人更加疯狂,这温暖的,又烫人的穴儿,只有紧密连在一起,才能让他感受到一丝生的气息。  咬着牙,男人只有一个沖动,想要把她捣烂,让她尖叫。  看着他因爲兴奋而扭曲的面孔,林灵扭扭小屁股。  呆呆看着镜子裏面癫狂的俩个人。男人这会儿眼睛半眯着,看起来就如蓄势待发的虎,但是,那捅入体内的肉棒,则是一下下的入的很深。  大乳房被他撞的不断摇晃,看起来就是乳波肆飞。  「是不是很美。」男人咬着她后劲,就跟野兽叨着自己的母兽一样。手揉着她的前面,再狠狠一按,后面也一顶。  「哦呀……不,不要再深入了,呜……」  她啊啊尖叫出声,疯狂扭摆起来。但是,男人岂容她退让。揪住她头发,一边狠狠操入,一边疯狂深吻。  胸部更是横着揉搓着。这上下几处地方被侵占,她只觉得头皮一炸,小腰儿跟着男人的节奏疯狂摆动。  「呜呀……梦郎……梦郎啊……」  哆嗦着,抽搐着。  林灵握葫芦的手都快不稳。可是,男人却一丁点放过她的想法也没有,再瓣开她腿一点,掐着她腰,啪啪啪啪啪……  「哦……好深……梦郎……梦郎……坏了,坏了……」  她不知道,妆台前的女人,张着嘴儿,发丝淩乱,被男人撞的一下又一下,那乳波儿晃悠的男人气息更浊,更猛。  俩人即将沈入高潮当中,男人什麽也管顾不了,就这样啪啪狠入。林灵流着泪,一边摆头颅,一边呜咽哭泣。  这时候,景颇的警惕也最松懈。  二爷目瞪口呆看着屋裏大床上的衣裙淩乱的侄儿媳妇,此时,她呈现着古怪的姿势,就半闭着眼睛,上面揉着,下面也颤着,床单上,更是湿了一团。只是可惜,这衣服怎麽就没去掉。  急不可耐的他,再也忍受不得,起身就开始拔窗栓……  第7章 你的身体好暖……  「啪啪……」  「不……不,梦郎……梦郎……」  抽搐着,尖叫着,俩人嘴对嘴。但是,落在二爷眼裏,就是林灵突然扭身,张着嘴,不断吞咽,吸气。  他突然全身冰冷,这不对啊。  侄儿媳妇这是……明显的在和一个人操弄。但是,那个人呢?  想到林灵是被许的亡魂大侄儿,他背皮发麻,一咬牙,转身就走。  子宫裏,龟头还在跳动,阴冷的气息,浇的林灵清醒些许,她回身,亲吻着男人的手,「梦郎,爲什麽你是冷的呢?」  贴着她的身体僵硬一片,也是这时候,林灵才意识到,其实从头到尾,只要梦郎贴近自己,他都是微冷的身体。  「丫头,你会不会讨厌我这样的呢?」问完,他跟发狠的狼一样,兇狠咬住她脖颈,「哪怕你讨厌我也不让你离开,你是我的娘子,一日爲妻,就永远只能是我的妻。」  「疼,疼……」  林灵娇哼,屋外,二叔只听到一声呻吟,本来害怕要离开的他,这会儿反倒是不怕了。他一咬牙,把一道佛器放在身上,「大侄儿媳妇,你婶姨娘叫你去帮忙看看绣样。」  说着话他就径直推门。  本来这门也只是掩着的,林灵哪裏想到二叔会这样直接推门就进来。一时间慌到不行,只觉得身体一凉,她张开眼睛,便意识到现在这样不妥当。  急急爬起来,略理了一番衣裳。「二叔,我马上去,还劳二叔在外面稍候一下……」  「小灵儿,二叔听到你刚才在呻吟,许是不舒服,来,让叔叔帮你瞧瞧。」  看着这衣衫淩乱,脸颊红润的妙人儿,那丰满的乳儿,这会儿一呼吸便鼓胀起来,都能想象,吮在嘴裏是怎样一种销魂滋味。  「二叔我没有……」林灵心慌急着要跳下床来。但是,罗二叔却抢前一步,径直就跨步上前按住她。「小灵儿……」  「放开。」  看着男人赤红的欲眼,林灵哪还不清楚二叔对自己生了色心。她张腿就踹。但是,罗二却整个的扑过去,「小灵儿,叔叔只尝一口,你让我尝一口……」  男人恶心的嘴凑过来,林灵吓的啊的尖叫出声。但是,她越是挣扎,胸部就晃的越是汹涌。罗二叔粗喘着,张嘴就来咬她衣服。  「救命,巧儿……」  「砰……」  恰在这时,罗二叔后脑被狠狠敲了一棍子。  巧儿颤抖着拉过林灵,「大少奶奶……这这……」  小丫头眼睛一瞪,拎起棍子又沖了过去。但就到这时候,罗二叔居然还想要扑到林灵身上。  还是巧儿的棍子举起来后,这人才清醒一点,「侄儿媳妇,刚才叔叔喝酒了,下人误把我搂到这儿来,冒昧了。」  就这样一句话解释了,人就转身而去。  等到人走了后,林灵吓的上前闩住门,转身,搂着巧儿压抑地就哭出声来。  「少奶奶你莫怕,我娘是这后院的二管事,老子是庄子裏的管事,他们交待了的,不能让你受欺负。这一帮色鬼,就知道他们不会安好心。」  巧儿这一安慰,林灵抽噎地哭倒在她肩膀,刚才真的好后怕。但是,爲什麽明明只是白天,自己也做了那一个梦呢?  「大少奶奶,刚才我明明是在睡觉,可是一下子就觉得好冷,彻骨的冷意把我冰醒过来,正好就听到你在呼救。还好,还好,也是上天有灵,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林灵本来还难过的,听她一说冷醒过来,身体也发抖了。  「你,你是怎麽个冷法?」  「啊?」巧儿皱眉,最后还是解释清楚,「就是感到很砌骨的那种冷。跟平时的冷在表面不一样,反正很古怪。」  林灵张嘴,到这时候,她若是再自我欺骗,说那一切只是梦,只怕怎麽也说不过去。  就是说,从三年前开始,那个梦中的夜郎,他恐怕……是那种。想到梦中的他,林灵一点也不害怕,相反,还莫名有些期望。  若是正常的人听到,必定会说这姑娘怕是臆症了呢。但事实上,林灵真的不害怕。一切还得追溯到三年前第一次与梦郎相遇……  那次因爲去表哥家游玩,和他们一块去海边踩沙,赶海,捡那些被沖上来的海贝,没提防石头太滑,掉落在海裏呛了些水。  还是表哥几个捞起她,小命是保住了,但却一直高烧醒不来。  而她,也是在一片迷雾中一直往前走,一直在呼叫爹娘,哥哥们,但是怎麽找也没能找到人。最后似乎又掉落到冰冷的海水裏。  她吓的呜呜大哭,在最绝望的时候,一道身影站在面前。  他盯着她半天,在她羞愧的垂首时,男人伸手,轻轻握住了她纤弱的手。  被带出寒潭的瞬间,林灵笑的极傻气。「谢谢,谢谢大哥哥。」  男人只是沈默盯着她,最后,嘶哑着轻轻摩挲她脸庞,「你怎麽能闯入这儿,你的身体好温暖,你是谁,我又是谁……」  当时,梦郎的声音很迷惘,就象是迷失了方向的大孩子一样。林灵只觉得心好痛,她抱住他,「大哥哥,你是不是好冷,林灵抱着你,我叫林灵,是小李庄林秀才的女儿。大哥哥,你还冷吗?」  梦郎僵立在那儿,过了半响,擡起她下巴,很认真很认真地品尝她的嘴儿。并没有欲望,只是纯粹的想要尝试温度的那一种。  许是太温暖,梦郎当时吸了好久,最后一点点把她抱紧。「林灵啊,以后你就是我的灵儿好不好?」  「不好,我是爹娘的,除非,是我夫君才能拥有我。」娘说过的,她是爹娘的,以后也会是夫君的。  「呵呵,我的小灵儿……你肯定是海神送给我的最好的礼物,灵儿,靠近你好舒服,好温暖,对不起,我就是想吻你。但是你太小了,我不会对你有别的伤害……」  也是从那时候起,梦郎几乎每夜都会入梦来,在梦裏,他教她术逄,也教她识字断文。但是熟稔以后,更多的,则是摩挲揉搓她的身体,她的乳儿……  「巧儿,大公子……是几年前失事的?」  巧儿疑惑,少奶奶居然连大公子什麽时候去的也不知道。可见也是个糊涂的。  「三年前啊。」  三年,三年。  林灵蹭地站了起来……  第8章 祖母道缘由,夜色临来要主动……  巧儿看了看被抓的很紧的胳膊,有点疼,不过,少奶奶似乎太激动了,还是忍耐吧。  「对啊,三年前的重阳节时候。」  「重阳。」林灵的手几乎是掐了,巧儿受不得直呼疼,这才把她惊醒了一点,「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巧儿对不起,但是,谢谢,我想马上回娘家一趟,走,我们去和老夫人说一声。」  巧儿想着吧,才发生今天二爷的事情,回大少奶奶娘家也能让她安心一些。当下便陪着林灵一起去请示大太太。  看见儿媳妇过来,大太太笑着牵过她手,「好孩子,你要闷的慌,就去走动,或是回娘家多住上几天。娘不会说旁话。」  林灵感激的很,这婆婆人是真的好。她还在想着怎麽找借口回娘家,不曾想她却是先给自己找了话头。  「娘,若是我亲娘在世,只怕也就是你这样了。」  苏氏看她一点点事情便感激涕零,再一次歎气,这孩子就是个实在的。但是也更加怜惜她,若不是那个僧人说过,儿子还有一线生机,而生机,就是要娶面前这孩子……她都有心想把人放走了。  「你呀,娘不对你好,还能对旁人好啊。我这一辈子,就生了景颇还有景顔。可惜景颇在海上出了事,若不然啊……」  说到这些伤心事,终归是怅然的。安慰了她一番,林灵便急吼吼地回娘家。  出门时,居然还碰到二爷,对于这所谓的长辈,林灵现在厌恶到极点。她当没看见擡头就要走,但偏偏,这二爷还一幅当中午没发生那事一样。热情迎过来,「大侄儿媳妇,这是要出门?二叔用车送你。」  林灵暗自攥了攥拳头,冷声告诫,「二叔,婆婆有车,就不劳驾二叔了。再则,二叔是长辈,没得往侄儿媳妇跟前凑,二叔不注重面子情,侄媳妇可还得要脸呢。还望二叔自重。」  这可谓是丁点面子也不给了,门房吓的腿软。这府裏面,二爷虽然也有风流事,但是终归要比三公子,还有四爷这些要强上许多。  谁能想到,这才娶进门的新媳妇儿,表面上看着温婉动人,但是正经的是个辣椒混着做出来的。  罗二爷没恼,相反的,还挑眉饶有兴緻看着她啧啧摇头。「唉,是二叔逾越了。不过,二叔真的只是想照顾你这嫁入门来就新守寡的侄媳妇啊,罢了罢了,既然侄媳妇是个爱重面子的人,那二叔就不做这起恶人。」  林灵鼻子裏面轻嗯了一声,没再与他呛嘴。毕竟她是才进门的新媳妇儿,若是太过分,人家只会说她。就算是今天,只怕不少人也只会说是她不守本分,勾引长辈之类的。不过嘴巴长在人家身上,自己问心无愧便好。  上了车,巧儿还在嘀咕爲她抱不平。「大少奶奶,你就应该把这些事情和大太太说一声。这府裏面终归是大太太在掌家。那另外几房,看似分家了,可哪一房不是让长房照顾着的。每年光是长房送到几房的吃食,布料,折算成钱,那一房也得有几百两了。」  长房因爲生意做的好,又对爹娘做过承诺,说一定会照顾兄弟们。就因爲这样,所以从一开始就照顾兄弟们。这一年年的下来,那一些人早就习惯了照顾,若是克扣了,只怕还得说是长房对他们不好了……  「巧儿,不是我不想挑明说二叔这样的事情。但是现在我闹开来,吃亏的也只能是我。与其这样,到不如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放心,我不是那种吃了暗亏还不算账的人。」  爹是个正直的人,然而,祖母却是个人精啊。这些年她母亲早逝,几乎是跟着祖母在一起。祖母这一辈子,可是打小就锻炼着,从继母,到现在被亲儿子,继子女各种尊敬的存在,她活的并不是一般的精啊……  想到祖母,才离开家几天的林灵嘴角上扬。  到家后,林灵先去拜见了祖母。  老人家看见自己最满意的孙女儿归来,也是拉着她手各种问候。  她脑袋搁在祖母的膝盖上,轻轻蹭着她手,「祖母,谢谢你爲我挑的这一户好人家,婆婆待我极好。之前我不理解,爲何你非得爲我挑这样一户人。明明你那麽疼我,但是这几天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有点明白了。祖母还是疼我的,就是心也坏了,明显是对孙女儿好的事情,偏生要隐瞒事实。」  小人儿一撒娇嘟嘴,老余氏就知道这孙女儿是真的知道一些事情。  「这种事情啊,真的太玄乎了一些。祖母也不晓得怎麽才能与你讲。是以在当初罗家来提亲时,一看他们那八字,祖母就知道了,当年兹安师傅所说的你命定这人,是真的到了。」  她承认了,林灵反倒是松了口气,要知道,来之前,她只是心裏暗自猜测,自己的婚姻怕是祖母有所知情。要知道,林家是遇到了困难,但也不至于非得把疼爱的她推给罗地主家。如今知道不是被亲人所卖,她是真松了口气。  看她这样,老余氏哪还不知道,自己是被她诈了。戳着她额角,「你个皮猴啊,祖母居然也有上你当的时候。好在我家灵儿是长大了,也罢,你都诈到这份上,祖母就与你道出你那婚姻的缘由。」  却说,当年林灵落水只是昏迷高烧醒不来,家裏人急到不行,老余氏也就把孙女儿的八家拿着,去了庙裏请自己的僧人好友帮忙算命。  这一去,便遇到一个尼姑在那儿,接过八字一看,当时就面色疾变,并且口呼,这孩子是个命贵之人。将来可是个半凤命。旋即她话锋一转,便说出这孩子还有一道情劫没过。若是过了,才能有这样的命。找不到这样的人,这一辈子不疯就是傻。而当时,那位高僧给出的八字却是极古怪,居然是个阴年阴月阴时所生的男人。而林灵的生辰,也是阴时阴月阴年……  这种出生,姑娘还好一些。若是男人,则会有厄难。老八氏一直在找这样出生的人。谁能想到,罗家求娶上门时,拿来的八字,恰恰好就是这样一个出生。  怕家裏人反对,老余氏就在俩个大孙子与人打架産生摩擦时,有意与林灵撒谎,说她俩哥哥得用大笔的钱打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才有了罗地主上门提亲,却又被林灵听说,可以得到五百两聘礼的由头。  急于求出哥哥的她,主动找到老余氏说愿意这亲事。但是真看祖母不反对,家裏人也没拦着,她这心……还是伤心了的。  现在事情搞明白,林灵也就哭笑不得。  嗔着老人家,「祖母你太坏了,我决定,今天就做一道你最不爱吃的辣椒鱼来吃,谗哭你。」  老余氏哈哈直乐,「是是,谗哭我。」她乖乖的孙女儿哟,就知道她是最爱吃这些辣口的。还谗哭她,不就是想孝顺她麽。  对于祖母,林灵也没什麽好隐瞒的,羞答答的,捡到了些许和梦郎的事情,再把自己猜测的,那梦郎就是罗家长公子的身份说了出来。  老余氏是真吃惊,不过她与寻常老婆子不同。在吃惊过后,到是欣慰。「看来,当年人家说的是对的,你们若是结合在一起,彼此就会有一线生机。今天看来,这一线生机是真的存在。你呀,就好好和女婿过快活日子吧。早前我还是觉得亏心,以爲是真的让你守寡。今儿瞧着,你这婚事到也是极好。至少,女婿还可以陪着你,可惜……」可惜只是阴灵的模式。  但是听起来这一切在往了的方向发展。林灵到是奇怪了,「祖母,你就没认爲这是孙女儿在撒谎。你也不觉得,孙女儿是……淫蕩之人。」  老人家狡黠一笑,「你呵,想太多了。阴阳合泰,这原就是夫妇孰伦之欢。我家灵儿是个什麽样的人,祖母能不知道?但是我们女人,身体也是有自己的需要。男人嘛,也是喜欢咱们在床上……放开一些。」  看祖母眼裏掠过的得意,林灵突然了悟,合着祖父对祖母一直极好,就是因爲她们夫妻房趣较好。真是好奇,祖母那般憨实的人,与祖母在屋裏……老余氏眼睛一瞟她,林灵赶紧正色。呀呀,不能在祖母面前想这些呢。不过,有这样一个开朗的祖母,真的开心呢。  祖孙俩人又说了一会儿,最后,老余氏拿出一个看起来软乎,又有点古怪的瓶子。  「这是当年那位兹安师傅交给我的一个东西,她说若是你嫁人了,就把这给你。这玩艺儿,据说可以让你们房中情趣更加不一样。也说了,你们若是交媾的次数多了,生机自然也就来了。」  呀好羞啊。以前还觉得晚上和梦郎在一起羞人,所以爲了早一点看见梦郎,她今天晚上是不是要主动一些啊。  这样一想,林灵都有些急不可耐,就期盼着晚上早一点到来。  就在这样奇妙的期盼中,夜晚降临。  林灵早早儿入梦,在梦郎靠近的瞬间,她欣喜奔去。在看清对方时,她嘎然止步。  「呀,梦郎,你……的脸……」